-

“我記得很多人向葉凡下了戰書,這些人不知道還敢不敢戰,嘿嘿!”

“葉凡施展那一招後,有人看到他從高空自由落體,應該是強行施展出來的,被透支了,現在估計是他最虛弱的時刻。”

“我也聽說有人看到了,不少人已經去尋找葉凡的蹤跡,一旦發現他重傷垂死,肯定會被斬殺。”

“葉凡太恐怖,留下是個後患,若能斬殺,我想遺址內的任何組織都想將其斬殺。”

“那一掌殺了十萬人之多,波及了遺址的所有宗門和組織,他已經成為公敵。”

“……”

當時的九陰溝,有無數個宗門和組織的人存在。

葉凡一掌拍下,無論是誰,範圍之內必死,死傷無數。

原本的群峰林立,如今變成一個巨坑。

不少人來到這裡依舊感受到恐怖的毀滅氣息。

北鬥宗、寧舊澗的人也在尋找葉凡,他們不敢張揚,悄悄的來到九陰溝,看到巨坑,內心極為震撼。

“這巨坑是宗主弄的?我記得這裡不是很多直插雲霄的山峰嗎?”顧隆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巨坑。

齊陽洲也是很震撼,說道:

“我聽說了,很像當初在長甘宗施展的那一招,但氣息不一樣,這裡現在還瀰漫著毀滅的氣息,而且如今宗主的修為比當初強了很多,這一招的威力,彆說是山峰,就算是入聖境恐怕也難以逃脫,你看到那些肉泥了冇?”

北鬥宗的人不多,來此隻為勘察情況。

大致瞭解,他們便離開。

良久。

來到一處森林深處。

正好看到秦傾城回來了。

她正在講述當時的情況。

“林師姐把我和明月帶走了,我們在很遠的地方,回頭看去,那一掌的恐怖,難以想象,下麵的人估計要死絕。”

秦傾城回想起來,都一陣後怕。

冇想到葉凡居然用這樣的強勢殺招。

“我聽人說,葉凡施展了那一招之後,有人看到他的身體從高空自由落體墜落了,當初他在長甘宗時,也是被透支了,找到他冇?”

她很著急。

回來詢問情況,林師姐和楚明月還在外麵行走,同時尋找葉凡的蹤跡。

王五搖了搖頭,說道:“宗主身上已經冇有傳訊符,他也冇有煉製新的傳訊符跟咱們聯絡,恐怕凶多吉少,我們已經派人出去尋找,但目前還冇有訊息。”

停頓了一會兒,繼續說道:

“楚明心在他的空間法器內,如果楚明心能出來,或許能用不老泉和長生茶樹救他,但空間法器不能自主從裡麵出來,需要外麵的幫助。”

氣氛一下子就緊張起來。

禿鷲突然說道:“以我對宗主的瞭解,他還是很惜命的,應該是有保命的手段纔會這樣做的,我們繼續找,肯定能找到。”

看向顧隆等人,問道:“九陰溝那邊啥情況?”

幾人把所見所聞說了出來。

繼續尋找!

“五叔,不好了,我們的人被美洲奧科聯盟的人伏擊,死傷慘重。”突然衝來一個人,渾身是血。

王五站起來,說道:“我們已經成為遺址的公敵,所有人聽令,必須要小心行事,儘量隱藏身份,咱們也要製定計劃,反擊敵人,同時也要想辦法尋找宗主。”

“把餘玄清等人喊來,準備開會。”

關於葉凡的訊息,不斷在發酵。

主要是有人看到葉凡自由落體墜落,懷疑他身受重傷,想要趁他病要他命。

葉凡等人在瀑布之下。

楚明心的修為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增強,在葉凡的引導下,接連破鏡,連劍神塚的幾人都羨慕不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