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也是為了林家著想,賀神醫已經說了,家主暫時不能治癒,人也無法靠近,難道我們不需要一個主事人嗎?”

“還是你以為你這個小輩能主事?”

一箇中年男子站出來,說道:

“那也不一定是你啊?”

這人跟他平輩,他終於不好說什麼。

“我讚同德昌主事!”

林德福的老婆清醒了,走了回來,大聲說話。

其他人沉默了。

家主老婆發話,還是有一定權威性的。

賀家的人簡單安排後麵該如何救治的問題,便離開。

他們走到林家彆墅大門時。

剛好遇到十幾個警察著急的走進去。

“這是做什麼?”

賀家的人眉頭一皺,看向快速遠去的警察們。

目光看向警察那邊。

一個禿頂男人下車,依靠在車上,點了一根菸。

“那是王五黑狗……”

賀宏正驚呼。

其他人紛紛看過去。

賀德孔也表示震驚,說道:

“他的惡犬咬了林德福,還有不少人,怎麼感覺警察在幫他做事啊?”

賀城坤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我聽說林德昌帶人把惡犬山給燒冇了,他的惡犬都死光了。惡犬山屬於國家園林,冇看到山林上經常寫著點火燒山、牢底坐穿嗎?”

“而且,你們彆忘了三年前,王五黑狗是如何成名的,他的背景絕對不一般。”

冇有多看,驅車離去。

在天醫館的葉凡並不知道王五的行動,也不知道林家的變動。

霍天南卻能猜測到一些。

來到葉凡麵前,看到他正在準備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,不少小紅旗和銅錢,糯米等等。

“葉醫生,林家或將發生重大變故,賀城坤親自前往林家,肯定是給林德福治狂犬病的,而且王五坐著警察前往林家。”

“現在林家內亂,正是我們拿下林家的好機會,你的公司想要快速崛起,藉助現有公司的殼,一步到位,這是最好的辦法。”

葉凡在準備他的東西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經商,我不懂,你去跟明心商量?”

霍天南笑了笑,說道:“我這不是想跟你分享一下喜悅嘛,我有信心拿下林家,就是劉家比較困難,劉家和楊家走得很近,不好弄,而且最近楊家也在暗示警告我。”

葉凡說道:“要是需要我做什麼,你隨時說,隻要能清楚障礙,發展公司,我一般不會拒絕,不過今天我要借用明心。”

抬頭看向他,說道:

“魏英背後的人出現了,可能就是你們所說的王道長。”

葉凡的手機響起。

看了一眼,是小姨子。

“喂……”

“姐夫,姐夫,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“什麼情況?你在哪裡啊?”

西陵區,劉家的某個冷藏庫內。

劉誌軍鎖上冷藏庫的門,轉身,點了根菸,猛地一抽,吐出大量煙霧,一臉享受,往前走幾步。

旁邊的人趕緊跟上。

有一人不解,說道:“劉少,你為什麼要把手機還給她,這不等於讓她向外界求救嗎?萬一報警怎麼辦?”

劉誌軍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我已經把她手機通訊錄裡的人刪除隻剩下葉凡的號碼,正常人是不會記住每個人的號碼,所以她隻能打葉凡的。”

“至於報警,我已經讓人去處理了,警察不會過來的。”

一人豎起大拇指,陪著笑臉,說道:

“劉少厲害,就算葉凡是個武功高手又如何,等他變成冰人,動都動不了,還不是任由咱們宰割,嘿嘿。”

劉誌軍走向樓梯,來到二樓的一個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