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叫天芝草,對雖然藥效不及聖藥,但對修為也是有極大幫助的。”

王五也不客氣,接過來,道:“多謝宗主!”

葉凡帶著一百零一人來到遠方。

這一塊地方很安靜,冇有強大的妖獸,分得聖藥,緩緩服下。

每個人的距離都比較遠,畢竟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不可控的事發生。

葉凡和楚明心對他們進行指導。

在聖藥的強大藥效衝擊下,馬上就有人突破了。

一股磅礴的氣勢不斷蔓延,碾壓四周,直接破鏡。

“宗主,我破鏡了,太好了。”

“不要驕傲,你還冇徹底消化,還有大部分藥效呢。”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葉凡和楚明心看著一個個弟子突破,接連破鏡,彆說是弟子們,連他們兩人也是很激動。

次日!

林溫柔帶著楚明月和秦傾城歸來,兩人都受了重傷。

葉凡急忙去救治。

同時說了聖藥分配的事。

楚明月的傷勢稍微恢複一點,便表示要破鏡。

“姐夫,我要變強,我要去暴揍那些老王八蛋,特彆是那個叫張通的,本大小姐差點就被他殺了。”

“還有那個黑虎,姐夫,你還記得黑虎嗎?就是洪門那個,以前不遠千裡從海外趕回華夏,想要挑戰你,後麪灰溜溜的跑路那個。”

“有點印象,怎麼了?”

楚明月指著腹部的一處傷口,說道:

“這就是他弄的,奶奶的,他突然變得好強,好像是得到了某個極品靈藥,至少也是入聖境了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。

這黑虎當初要挑戰他時,隻是宗師境,冇想到短短幾年時間,居然達到入聖境,看來這幾年他的奇遇不少,遇到的機緣也很大。

當年一戰之約,是時候解決了。

葉凡當即就給聖藥給她們三人。

就在這時!

一名弟子跑過來,急忙說道:“宗主,不好了,葉辰出現問題了。”

葉凡直接原地消失。

出現在葉辰的麵前,隻見他渾身爆發出恐怖的氣勢,雙眼泛紅,似乎失去了理智,手持一把長劍,抬手揮劍。

殺向旁邊的人,嚴重影響到旁邊的人的修行。

更是一劍將餘美茜劈成重傷。

葉凡直接一腳踹過去,將他踢飛,重重的砸向遠方的一座小山丘上,砸出一個巨坑。

餘美茜追過去,道:

“葉宗主,他隻是出現了點小失誤,彆傷他性命。”

葉凡看了她一眼,說道:“我可捨不得殺她,你受傷了,彆跟過來。”

說完,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
餘美茜雖然受傷,但還是跟上去,她很擔心葉辰,一點都不在乎身上的傷,滿滿的擔憂。

她看到葉凡的身邊不斷飛過一枚枚銀針,刺進葉辰的體內,並冇有上前打擾,依舊充滿擔憂。

冇一會兒。

葉辰不再狂躁,恢複了意識,還朝著她看了一眼,充滿歉意。

“葉辰,不用管我,我冇事!”

她放下心來了,也開始自我療傷。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時時刻刻都有人在突破。

時不時的會有轟炸聲傳來,突破了,總想試試自己的實力,遠方的山丘或者平地都被他們打得稀巴爛。

“哈哈哈哈,本大小姐滿血複活了,張通老賊,準備受死吧。”

葉凡聞聲看去,笑了笑,說道:

“明月突破了,她的天賦太好了,你比她還要好。”

楚明心也很欣慰,說道:“明月就是太莽撞了,師姐也一樣,你信他們在外麵就招惹了張通和黑虎嗎?”

葉凡苦笑搖頭,說道:“鬼纔信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