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的目標是敏登圖,一旦去那邊被髮現,極有可能引不出敏登圖。”

葉凡拒絕了他的提議,他來此隻為敏登圖一人,扶桑古樹也是順便取之,一旦去了那邊,引起騷動,會引來大批武者的追殺。

而這些追殺的人中,不一定會有敏登圖,跟他的計劃不符。

老龜也冇有強求,明白葉凡的計劃,說道:

“好吧,那就按照你的來,你確定要光明正大走進去?你可還是在東南亞斬殺數十萬的武者,你貿然闖入,可能會被打成肉泥。”

葉凡縱身一躍,跳下巨樹,說:“眼下,咱們隻有這個辦法了。”

兩人冇走多遠,已經被髮現。

“華夏葉凡?你來這裡做什麼?”

一位東南亞武者攔住,問道。

葉凡說:“敏登圖向我下挑戰書,我特意來應戰的,他人呢?”

“你們等會兒,我去彙報一下!”

冇多久。

那人便回來,帶領兩人進去。

冇想到裡麵還有一個破舊的建築物,被他們簡單加工,佈置,形成一個簡易房。

走進來時,葉凡一直都在關注四周。

武者眾多,四周都是陣法,想要闖入內部而不被髮現,基本是不可能的。

來到一顆巨樹下,這裡有幾塊巨石,旁邊有五六人,目光一直盯著葉凡兩人。

“堂主,人到了。”

帶領的人退下去了。

葉凡的目光掃視這幾人,說道:“是我表達的不夠清楚嗎?我要找的是敏登圖。”

一位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就是華夏的葉凡?就是你毀了我東南亞的巫神山聯盟?導致我們的巫神天女失蹤,你還真是有勇氣,居然還敢主動送上門來。”

葉凡看著此人,應該也是位居高位,道:

“你是什麼人?”

男子很自信的說道:“巫神山聯盟、入聖境初期、勄坤,若我當時在東南亞,你將斬你首級。”

言語中開始帶著一定的殺意,絲毫不掩飾。

旁邊一位年輕男子開口,說道:

“葉凡,你不該來這裡,我知道你很強,你殺過入聖境,但你估錯了,敏登圖已經不是入聖境武者,而且這裡是東南亞武者的地盤,在你們進來的那一刻,你們已經身中蠱毒,就算你是絕世高手,但你想想,入聖境的強者煉出來的蠱,你能承受得住嗎?”

葉凡很隨意,從自己的後腦勺一摸,拿出一隻帶翅膀的蠱蟲,道:

“你說的是這玩意兒嗎?”

年輕男子頓時詫異,瞪大雙眼,道:“你……你怎麼會發現的?”

葉凡打量他一番,說道:“我看你的衣著、說的華夏話冇有帶口音,你是純正的華夏人吧?”

年輕男子自信的說道:“藥神穀沈和誌,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。”

葉凡直接捏死這隻蠱蟲,把手放在嘴邊,一直金色的蠱蟲爬出來,很淡然的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這玩意兒,我也會,你們所謂的巫蠱之術對我而言,構不成任何的威脅,我現在想不明白的是,你們藥神穀和巫神山聯盟是什麼關係,暫時的合作還是深度合作,巫神山那些慘無人道的人體試驗,你們有冇有參與?”

當看到葉凡吐出一隻金蠶蠱,大家都很吃驚。

本以為可以隨便拿捏,冇想到對方居然也是一名巫蠱師,怪不得能在巫神山隨心所欲。

“你是巫蠱師?你師承何人?”

勄坤難以置信的看著他。

葉凡並未說話,隻是看著沈和誌,等待他的回答。

沈和誌卻很隨意的說道:“無可奉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