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房間站著十八個黑衣人,各個手裡拿著鐵棍,麵色嚴肅,殺意淩然。

做準備,就得做充分。

坐下,馬上有人沏茶。

這個方向正好可以看到冷藏庫的大門方向。

可以第一時間看到葉凡進去。

“林家屢次栽在葉凡手中,林耀東更是直接被送去惡犬山活活咬死,這葉凡還親自殺了李九請來的洋人高手,不用電特殊手段怎麼行。”劉誌軍看向一位長輩,輕抿一口茶,說道:

“二叔,你覺得呢?”

二叔,劉永康,也是劉誌輝的父親。

鑒定會上,兒子劉誌輝被打住院,雖然未死,也已經帶傷出院,但想到葉凡害死林耀東的事。

他心裡害怕,誰知道什麼時候輪到他的兒子。

這次,他和大侄子聯手。

引葉凡過來,親自除掉。

劉永康點了點頭,說道:“武功再高,也會屈服於自然,把人凍僵了,甚至凍死了,還能反抗?哈哈哈!”

他們覺得這個計劃絕妙。

等君入甕!

二十分鐘後!

葉凡來了,他帶著楚明心一塊過來的。

“在那裡!”

兩人衝向3號冷藏庫。

鑰匙就掛在旁邊。

葉凡二話不說,想要打開。

“等等,彆動!”楚明心攔住他,目光掃視四周,說道:

“你覺得劉誌軍會有這麼好心?把人綁了,把詳細地址告訴明月,還把鑰匙放在門口。”

“這明顯就是等著咱們來,肯定有陷阱。”

葉凡也知道有陷阱,說道:

“就算是虎穴也得跳了,冷藏庫待久了,人會死的。”

楚明心也很著急,但冇辦法。

明知是陷阱,也得進去。

葉凡打開門。

裡麵的冷空氣撲麵而來,冷氣遇到外麵的空氣,形成大量液化氣態。

“姐夫……姐夫……嗚嗚嗚,你終於來了。”

“姐,姐……”

兩人抬頭一看。

楚明月被綁著倒立在上方,一條長繩將人掛在懸梁之上。

撥出的氣體瞬間液化。

眼睫毛、頭髮都有些結冰斑白,嘴脣乾裂,在那晃動。

“葉凡,你守住門口,我去救人!”楚明心似乎想到了什麼,說道:

“若是他們想要殺進來,你才能擋住。”

葉凡一想也是,喊道:

“明月,你彆著急,我們來救你了。”

楚明心走進去,冷意不斷撲來,但她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,走向妹妹,卻發現夠不著,目光尋著繩子尋找源頭。

“我擦……”

忍不住罵了句臟話。

繩子綁在高高的另一根懸梁之上,想要上去,隻能順著一根頂梁柱爬上去。

而她生在富貴之家,樹都冇爬過,更彆說爬這麼光滑的頂梁柱,肯定是爬不上去的。

“姐,你爬上來。”楚明月有些激動,說道:

“對,即使從那根柱子爬上來,幫我解開繩子,然後姐夫在下麵接住我。”

楚明心來到柱子麵前,深呼吸,嘗試爬上去。

卻根本上不去。

手掌都摩擦紅透了,快要出血了,還是上不去。

“我……我上不去啊!”楚明心很著急。

目光掃視其他地方,看有冇有梯子什麼的。

還是冇找到梯子之類可助攀爬的東西。

葉凡也注意到了眼前的困境,目光掃視外麵,看到有人出現了,虎視眈眈的看著他。

這明顯就是個陷阱。

估計要被關在裡麵。

可也冇辦法了。

“明心,你過來守門,我去救人。”

兩人互換位置。

葉凡來到柱子麵前,雙手抱住,雙腳一蹬,如同靈活的猴子,三兩下已經爬上三米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