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圍觀的人頓時就驚慌了。

“什麼?這可都是保留了入聖境的實力,他這尺子……”

簡直難以置信。

但事實就擺在眼前。

劍芒更是朝著自己殺來,馬上命令兩位涅槃武者擋在自己的身前。

他身邊的沈和誌等人都臉色微變,爆發出大勢,準備擋住殺來的劍芒,誰都不敢大意,畢竟一招解決三十多位入聖境傀儡戰士的人可不簡單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聲音傳來:

“葉宗主,好大的威風啊!”

驟然間!

一股磅礴大勢從天而降,鋪天蓋地,不斷碾壓,周圍的一切空間似乎都被壓製。

連瘋狂奔襲的八道劍芒都被壓製了,威力減弱。

一道無形中的橫推之力更是將這八道劍芒掃滅,儘管八道劍芒的威力不如剛出時,但能一下子掃滅八道,已經是極強了。

圍觀的人紛紛鬆了一口氣。

勄坤等人也是鬆了一口氣,同時有些激動,抬頭看向聲源的方向。

天空之上,站著一位中年男子,穿著少數民族的服裝,充滿自信,有一種俯視一切眾生的輕藐。

“參見敏登圖前輩!”

無數人同時跪拜,態度虔誠。

葉凡轉身,抬頭,緩緩說道:

“我還以為你要當縮頭烏龜,不敢出來迎戰呢。”

敏登圖冷哼,眼神輕藐,說道:

“我從來就冇把你當成我的對手,因為你不夠資格,彆以為自己有了點名聲就自以為是,實力是最誠實的,裝不出來的。”

“在遺址之外,你不是我的對手,在遺址內,你也不是我的對手,我聽說你得到了不老泉和長生茶樹,你若願意交出,同時與我簽訂靈魂契約,從此效忠於我,我可饒你不死。”

葉凡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自大的敵人,說道:

“你也知道我得到了兩種聖藥,難道你覺得我煉化了兩種聖藥,依然不是你的對手嗎?”

敏登圖淡然的說:“有些東西是無法改變的,從氣息上就可以察覺出來,你雖然很強,但你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葉凡無奈,說道:“既然你這麼說了,那咱們不打了,就當冇有約戰一樣,我這就告辭,如何?”

“不可能!”敏登圖直接拒絕,道:

“就算你不來找我,我也會去找你,既然你已經找上門來了,那就走不了了,你殺我巫神山聯盟數萬人,就算你不願意臣服、我身為巫神山聯盟之人,殺你也是應該的。我現在給你指一條活路,聰明人都知道該如何選!”

葉凡說道:“我是聰明人,我選活路,但我這人好強,就算知道你很強,我也要你打敗我,我纔會臣服於你,咱們還是得來一戰!”

敏登圖嘴角一揚,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讓你心服口服,你放心,你的天賦很好,我會注意分寸的。”

敏登圖作為東南亞巫神山聯盟的一位絕世強者,在遺址中又得到了機緣,如今修為極為恐怖,也是眾多武者的偶像。

他站在高空,俯視眾生,滿滿的自信,絲毫不把葉凡放在眼裡。

葉凡能夠感覺到他的威壓,但並未在意。

他的意圖並不是當場斬殺敏登圖,而是將他引到陷阱裡去。

看向旁邊的老龜,道:“你先行離開,他很強!”

老龜感覺到一股恐怖,有些擔心,道:

“葉宗主,我感覺到他很強,你確定要跟他打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小聲說道:“我有計劃的,不用擔心。”

老龜還是擔心。

你雖然有計劃,但你能不能完美的實施自己的計劃還是另一回事,畢竟對方太強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