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縱身一躍,衝向天際。

冇有人阻攔,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老龜,這些人眼中隻有葉凡。

葉凡也緩緩升起,來到空中,與敏登圖平齊,雙手一握,陰陽尺合而為一,運轉體內真氣。

一瞬間!

周圍的空間席捲狂暴的劍氣,彷彿可以看到乳白色的劍氣縱橫交錯,無窮無儘的撕裂周圍的空間。

一襲白衣勝雪隨風飄蕩,一頭黑髮不斷狂舞。

以尺化劍,劍意奔騰而出。

下方無數人都在觀看,被這強勢的劍意震懾,感覺到了他的強大,內心暗自震驚。

“據我所知,修仙境界有練氣、築基、金丹、元嬰、化神、法相、煉虛、不滅等等,以前我也曾遇到過修仙者,但冇有此刻的葉凡強,他到底是什麼境界?”

一位老者抬頭,深邃的眼眸盯著葉凡,還是有些微愕的。

旁邊一位老婦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曾與一位元嬰境的修仙者戰鬥過,跟葉凡比,差遠了,葉凡至少也是化神或者法相境。”

武者修為達到入聖境,基本都聽過修仙者的訊息,甚至跟修仙者有過戰鬥,對修仙者也算是有點小小的瞭解。

修為達到葉凡這般的,不少人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還未出手,但這氣勢足夠強勁。

“殺!”

葉凡主動出擊。

手中陰陽尺揮動,無儘的劍光延綿千米之遠,怒斬向前,引動天地之力,周圍的空間大道都在轟鳴。

似乎是被震盪共鳴。

空間彷彿被切碎,空氣被阻斷,劍勢如長虹倒掛,欲要摧毀前方空間。

一劍之破壞力,不可謂不強。

下方無數人震驚之餘,紛紛撤退,不敢靠近,以免被波及。

而對麵的敏登圖卻很平靜,手中不知何時,出現了一把長刀,刀芒淩厲,充斥著霸道,冇有更多花俏的招式。

抬手一砍,無儘刀威快速橫推,前方空間似乎被擠爆,橫推所有,似乎不管前方是壯麗山河還是插雲的高峰都會被這一刀橫推,摧毀。

一刀一劍,相向而殺。

鏘鏘鏘……

刀劍相碰,摩擦出海量星火。

一兩人為中心,一層層恐怖的氣浪被掀飛,朝著四周擴散過去,空中掀起的漣漪如同深海狂潮,波濤洶湧。

好在這裡是高空,並未有樹木與山峰,否則在這洶湧的氣浪中必將被摧毀。

不過儘管如此,下方的山峰還是受到了一定的影響,峰頂有些塌陷,少量的泥沙滾落。

眾人並不關注這些,唯一關注的是兩人的戰事。

定睛看去。

看到葉凡連退數百步,好不容易纔站穩腳跟,頓時就激動了。

“果然還是得敏登圖前輩出手,葉凡根本就不是對手。”

“第一招隻是試探,不要著急下定論!”

言語間!

兩人已經開始了第二招。

這一招比上一招更強,無儘的狂壓震懾下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伴隨著一聲慘叫。

看到一道人影橫飛,砸向一座高高的山峰。

“敏登圖前輩好強啊!”

“華夏葉凡好弱啊!”

他們看到站在高空的是敏登圖,那麼砸斷一座山峰的必定就是葉凡。

內心無比激動。

簡直太強了。

不過葉凡很快又從泥土中衝出,伴隨著的還有一道恐怖的劍芒斬出,似乎拚儘全力殺向敵人。

卻有一個觀戰的人緊皺眉頭。

“沈兄,為何皺眉?”勄坤有些不解,他看到葉凡被吊打,很激動,但旁邊的沈和誌卻在皺眉,絲毫不興奮。

沈和誌目不轉睛的盯著空中的戰場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