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魚薇歌歎了口氣,輕輕的抱著她,輕拍她的後背,說道:

“你的眼光跟師父一樣好,師父錯過了,但你還有機會,師父會幫你的,趁我現在還能拿捏他,我會幫你的。”

良久!

李秋水離開師父的懷抱,擦乾眼淚,道:

“師父,順其自然吧,我不想勉強他,強扭的瓜不甜,感情這種東西,強求不來。”

魚薇歌很平靜,說道:“師父不希望你重蹈我的覆轍,你不用管,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。”

李秋水不知道師父打算怎麼做,但她知道自己無法阻止師父,道:

“師父,你什麼時候來的?怎麼一點都冇有你的訊息啊。”

魚薇歌轉身,向前走去,說道:“我來很久了,隻是我們來此的目標不同,你跟我走吧,師父先幫你搞定葉凡。”

“宗主,那敏登圖的寶物還真不少,嘿嘿!”王五看到他回來了,迎上來,露出笑容。

葉凡坐下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怎麼說也是一個絕世強者,積累了那麼久的資源,應該有不少罕見的寶物吧,你看著給更合適的人,咱們來這裡也有好幾個月了,需要留一些資源給留守宗門的人。”

王五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都留著呢。”

“五叔,要是有合適自己的,你就用,彆老是給彆人,你也要成長,腦子重要,但實力也很重要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接下來,兩人梳理了一下最近宗門弟子的情況。

不少弟子接連突破,目前已經有好四十多名化神境級彆的修仙者,甚至連蕭驚天都踏上法相境,不過剛剛踏入,還不算穩定。

葉凡還是比較意外的。

蕭驚天的天賦不如蕭景天,卻是第一個登臨法相境的人,不過也不算太意外,蕭驚天一直都很努力,天賦也不差。

得到聖藥滋養的人,修為都提高了一大截。

目前的戰力已經很強了,整合實力提高了不少,就算是現在遇到六上宗的人,也可以剛一波。

“現在該突破的人也基本突破了,我們的人需要到外麵去走走了。”王五站起來,說道:

“修士的征途永遠是在戰鬥的路上,一直在這裡溫養,養不出參天大樹。”

葉凡也站起來,兩人走出去。

“外麵情況如何?”

“外麵有很多強者崛起,一些之前都冇聽過的極品靈藥被尋到,很多人都在遺址內得到了極大的突破,出遺址之後,恐怕這批人會成為最耀眼的修士。”

“五叔,你覺得我們接下來應該如何安排?”

“咱們北鬥宗、寧舊澗、加上神龍組、嘉景宗、人數太多,我認為我們應該分開尋寶,或許危險係數會大,但他們也需要經曆真正的生死戰鬥才能成長,唯有能在逆境中活下來的人才能成為精英。”

葉凡沉默了一會兒。

目前北鬥宗弟子都得到了不錯的提升,整體戰力也提升了不小,損失一個弟子,他都心疼。

但王五說的不無道理。

“那就按你說的辦吧,看看其他宗門什麼想法。”

找到了各個宗門的負責人,聽了王五的意見,都表示讚同,但要留守一些人在這裡鎮守,把這裡當成據點。

“諸位,你們出了這裡,會遇到很多我們的敵人,行事要小心,出手要狠,特彆注意東南亞的武者,還有歐洲教廷的人。”

“六上宗的也要注意,特彆是天照宗和落天宮,能不發生衝突儘量避開,多的我就不說了,危險永遠存在,機遇也永相隨,是福是禍,看你們的造化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