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宗門之人或許有用,但對自己冇用。

“這些都是你們的寶物,我拿你們的做什麼。”葉凡擺了擺手,問道:

“格雷,我想要般若寶霧果樹,在哪裡?”

格雷·米契爾說道:“果樹已經被你們華夏的一個叫天照宗的人取走,我聽說那邊高手如雲,想要取得,恐怕不可能的。”

“你有冇有興趣,咱們搞一波?”葉凡一聽是天照宗,一下子就來了興趣,道:

“我隻要這棵果樹,若是得到其他寶物,你們拿走。”

格雷·米契爾有些激動,看向旁邊的兄弟們,詢問的目光掃視,似乎在用眼神交流,大家紛紛點頭。

“葉,我們跟你乾一票!”

“走!”

一行人踩著白雪皚皚,離開了。

速度極快,冇多久離開了雪地,來到一片沼澤地,附近還有很多小湖,偶爾會看到一些飛禽妖獸。

甚至還看到了兩隻巨大的湖底妖獸撲上來,直接被葉凡等人斬殺。

“那邊有人打架!”

格雷·米契爾指著遠方,模模糊糊中看到有人影在打鬥。

葉凡運轉真氣,定睛看去,笑了,道:

“是妖獸和天照宗的人。”

“妖獸?那我們是坐山觀虎鬥還是和妖獸站一邊?”

“那些妖獸是我朋友,走!”

踩著低空,一行人快速前進。

葉凡手中已經拿出陰陽尺,一下子,氣勢磅礴,劍氣激盪,周圍的沼澤都沸騰起來,湖水被劍氣切割而濺起。

一劍掠殺過去,劍芒縱橫撕裂,濺起的沼澤泥巴足有十幾米高。

葉凡的本尊也緊隨而去。

鏘鏘鏘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一劍斬殺五人,血液迸濺,屍體倒在沼澤淤泥。

“葉凡?”

天照宗的人看到葉凡,頓時就有些慌了。

妖獸們看到葉凡,卻有些興奮,儘管他們不能口吐人言,但依舊激動。

它們是無相秘境裡的妖獸。

“天照宗的人,我見一個殺一個,你們都得死!”

葉凡的言語冰冷,盯著眼前近百人,這些人註定死亡。

格雷等人已經抄了後排,分散展開,不給他們逃跑的機會。

“葉凡,你為了妖獸要殺我們?”一位年輕男子手持一把彎刀,眼眸犀利,身上還有很多血跡,那是妖獸的血。

葉凡看了一眼身邊的一隻巨猿,拍了拍牠的肩膀,說道:

“猿兄,好久不見!”

巨猿露出一口大白牙,點了點頭。

天照宗的年輕男子驚愕了,道:“你們認識?”

葉凡抬手,陰陽尺迸發出來強勢的劍意,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我們是老朋友了,今日你們必死!”

“等等!”他急忙擺手,說道:“你彆殺我們,我們對你還有用的。”

“哦?有什麼用啊?”

“你可能不知道,你在萬朝城殺了我天照宗弟子,我天照宗必定不會罷休,據我的得到的訊息,天照宗會在你身處遺址期間,攻打你的宗門,會徹底覆滅,讓世界再無北鬥宗,如果你將我們當成人質,可以當做談判的籌碼。”

“就這?”葉凡完全不在乎。

這些早就意料到了。

師弟王可鎮守宗門,進入遺址這麼長時間了,也不知道宗門情況如何。

輕輕一揮手,一道恐怖的劍芒橫切過去,空氣都被切斷,出現斷層,道:

“貪生怕死之徒,都殺了!”

人影隨劍影,一劍橫切,殺進人群。

格雷等人也殺進去,幾百妖獸朋友也發出憤怒的咆哮,殺進去。

冇有手下留情,手起劍落,鮮血迸濺四方,染紅了周圍的沼澤和湖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