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要見你們這裡的負責人,讓開,不然殺了你。”

劉良驥還想說什麼,裡麵傳來聲音:

“讓他進來!”

無人敢攔!

葉凡帶著其他人進去。

裡麵又傳來聲音:

“葉宗主,隻能你一人進來,其他人在外麵等候。”

葉凡停下腳步,淡淡的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我們全部人都要進去,如果不行,那我們隻能殺進去了,你自己選擇!”

裡麵沉默了一會兒,再次傳來聲音:

“一起進來吧。”

一起走進去。

天照宗營地的所有弟子都將目光移到這邊來,他們隻是看到這些妖獸,便知道姬昌等人已經遭遇不測。

葉凡等人來者不善,雙方本就有仇恨,居然敢如此光明正大的前來。

一場大戰不可避免。

天照宗千餘名弟子將這裡團團圍住,手放在刀柄、劍柄上,隨時戰鬥,隻等裡麵的人一聲令下。

葉凡等人走進去。

看到張通,他的身邊還站著不少入聖境,每一個都帶著一身殺意,恨不得將葉凡剝皮刮骨。

“怎麼都這麼凶巴巴的,完全冇有迎客的態度呀。”

葉凡一臉輕鬆,調侃道。

一位入聖境武者冷哼一聲,道:

“葉凡,你膽兒夠肥的,居然敢來這裡。”

葉凡將目光定格在張通身上,說道:

“你就是張通吧?我們都是修士,難道我不能來這裡嗎?還是你們不歡迎,若是不歡迎,我馬上就走。”

張通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歡迎,葉宗主是想喝茶還是喝酒呢?”

“喝茶吧!”

“把桌子搬出來,我陪葉宗主喝茶。”

馬上就有人搬幾塊石頭過來,朝上的那一麵很平整,明顯是用刀劍切的,擺放茶幾,倒上熱茶。

茶香味四溢而出。

張通輕輕一揮手,五塊小小的木樁飛來,停在茶幾邊上。

“葉宗主,請!”

葉凡也不客氣,坐下,端起茶杯,喝一口,說道:

“不錯,大紅袍,味道很正,好久冇有這麼好的茶喝了。”

張通也喝了一口,說道:“葉宗主,你不會是來找我喝茶的吧?”

葉凡再喝一口茶,說道:“我來找你喝茶不行嗎?”

“行,我隨時歡迎。”張通笑了笑,說道:“就是這茶水費比較貴,你也知道,這可是用靈氣燒的開水,很費力的,隻要你支付得起,我天天陪你喝茶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道:“你開個價!”

張通眯著眼,說道:“我聽聞葉宗主得到兩種聖藥,被數萬人追殺,仍可以完美逃脫,想必那兩種聖藥應該被你煉化了吧?不知道還有冇有剩餘的呢?”

葉凡也說道:“我也聽說你得到不死藥,你煉化了嗎?”

張通得意一笑,說道:“哈哈哈,是我先問的,葉宗主應該先回答我,先支付我的茶水費。”兩人喝茶,言語中卻是劍拔弩張,所有人都緊張的聽著。

“你想讓我用聖藥來支付茶水費?”

“如此最好不過。”

葉凡拿出一顆人頭,放在茶幾上,說道:

“這個怎麼樣?夠嗎?”

“姬昌!”

一下子,眾人紛紛緊張起來。

天照宗的不少人已經拔出利刃,準備殺過去。

“姬昌,果然是你動的手。”

“殺了他,被讓他們跑了。”

有人忍不住想要屠殺過來,隻見張通輕輕擺手,阻止了眾人。

他很淡然,在壓製怒火,餘光瞥了一眼葉凡身後的妖獸,說道:

“人與獸向來不會結盟,葉宗主,你們以前就認識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