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這樣子,一時也是難分勝負,再看向其他人。

歐洲武者們雖然實力不弱,但對方人數眾多,明顯處於劣勢,妖獸們就更不用說了,本身修為就不算強,好在有一身蠻力,不然現在估計已經傷亡慘重。

“楚明心,拿命來!”

那位入聖境武者窮追不捨,趁著她分心,想要她的命。

楚明心雖是破凡境,但她的修為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,吸收天地靈氣,揮動手中利劍,劍意迸發。

似乎她的劍意到了一種更高層次的狀態。

畢竟是澗主親自傳授,斬出的劍法巧妙無比,看似柔弱,卻充滿剛強。

鏘!

兩人相碰。

楚明心再次被擊飛。

“你……你不是破凡境嗎?怎麼這麼……怪異……”

入聖境武者想不到其他詞來形容,隻能用怪異。

如果是單純的破凡境,根本扛不住他的這一招,可楚明心的破凡境很不一般,雖然比不上他的入聖境。

但身為入聖境的他,卻一時難以斬殺破凡境的楚明心。

“我不信!”

再次奔襲殺去,這一次,他拚儘全力,殺勢凶猛,有種氣吞山河般的大勢,奔騰怒殺。

楚明心雖然每一次都能接下,但也都受傷了。

傷勢積累,現在也難以再招架。

“燃我戰魂……”

她要活下來,要拚儘全力,要燃燒靈魂……

就在這時!

一道劍芒從天而降,直指殺來的入聖境武者,從頭頂腦袋穿透、從兩腿跨出來。

噗——

來勢洶洶的武者直接炸開,血肉橫飛。

“老婆,你可彆做傻事!”

燃燒靈魂可是要付出代價。

葉凡不允許!

他低頭看向下方的戰況,眉頭一皺,手持陰陽尺,再看向殺來的張通,說道:

“張通,你很強,如果你不是天照宗的人,我還挺想跟你結交的,隻是我們身處不同的立場,加上你覬覦我的肉身,所以你必須死!”

再騰空,直上高空。

天空之上,烏雲密佈,驚雷炸響,葉凡已經消失在烏雲中。

“難道是那招?”

一下子飛來二十多位入聖境武者,站在張通的身邊,警惕的抬頭看天。

張通也比較緊張,但手中的長刀爆發出最強的刀芒,說道:

“哼,我就怕他不敢用,就算是他使出那一招也殺不死我,而他還會透支,到時候需要有人給他補刀,你們幾個退出範圍之外。”

關於九陰溝的那一掌,很多人都有所耳聞,也有所忌憚。

九陰溝的一掌,葉凡徹底名聲大噪。

但身為造極境的張通不懼,他可是聽說了,九陰溝的造極境武者都活下來了,他也可以活。

而葉凡會變得很虛弱,身體會被嚴重透支。

兩位入聖境武者馬上至很遠,徹底出來戰鬥範圍。

剩下的人打算迎接葉凡的那一招。

“好像不太對……”

有人發現似乎不一樣。

“怎麼不對?”

“我聽當初在觀戰的人說,那一招拍下來之前,會有死亡的氣息瀰漫,彷彿來自地獄,但此刻並冇有。”

眾人不解,依舊抬頭看著天空之上的烏雲。

就在這時!

看到了一縷劍氣穿過烏雲,泛著淡淡的青色。

“劍氣?”

張通感受到了那一縷劍氣的出現,眉頭微微一皺,不明所以。

有了第一縷,就會有第二縷……

劍氣越來越多,穿透雲層,垂落而下,這些劍氣彷彿一條條利刃細絲,甩過便可切斷空間。

密密麻麻的如同三千青絲,不斷垂落,而且越來越雜亂無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