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道光華亮起。

一個晶瑩剔透的物體快速爆發出光芒,瞬間將張通籠罩起來,看著像是個金字塔,還有流動的色彩光暈。

嘭嘭嘭……

兩拳轟殺過去,魔刀怒斬過去。

都被這物體擋住了,隻是看到了淺淺的印記,並未有一絲裂痕。

“我擦,這是什麼玩意兒?這也太硬了吧!”

楚明月看著拳頭都紅了,打在這透明的物體上,絲毫無法撼動。

“大地之劍!”

葉凡猛一跺腳,地表震盪,一把巨劍從地下升騰而起,無儘劍氣縱橫四方,目光盯著躲在防護罩內的張通。

“看來你的保命法寶還真不少,而且都不俗,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,都拿出來吧,我全要了。”

敵人的法寶就是自己的。

手持巨劍,橫斬過去,引動周圍的天地之力、八方大道之力都在共鳴,橫劍平切,一往無前。

林溫柔等人急忙退讓。

巨劍斬至,與這法寶相撞,居然冇能直接斬破,隻是出現了細微的裂痕。

張通急忙取出另一個法寶,看起來像是個祭壇,很慌張。

取出九張符籙,粘貼在祭壇上。

“五色祭壇,快……”

冇成功!

“不能急,不能急……五色祭壇……啊……”

巨劍終究還是切開了防護罩,斬向他,而他在那一瞬間快速消失,但還是被葉凡留下了一條手臂。

慘叫很短暫,他人已經消失了。

葉凡微愣,看著眼前的祭壇,道:

“居然是傳送祭壇,他不是武者嗎?怎麼還會這種玩意兒?”

林溫柔走過去,檢查了一下,說道:

“這是個簡易的祭壇,已經成型,隻需要簡單操作就可以,冇想到他居然還有這種東西。”

“我去,賺大發了……”

楚明月激動的尖叫起來。

她撿起張通的手臂,取下空間戒指,裡麵寶物真不少。

葉凡冇有理會,抬頭,看向那邊的戰場,看到老婆被擊飛,身影在原地消失,伴隨著一道恐怖的劍芒掠殺過去。噗……

一劍斬去,血花飛濺,屍首分離。

葉凡的身上也沾了一些鮮血,另一隻手攬住老婆,問:“冇事吧?”

楚明心身上的傷勢很多,但並未傷及性命,手持一把利劍,掙脫葉凡的懷抱,就要殺出去,道:

“我冇事!”

“姐,你怎麼樣?”楚明月也跑過來,看了一眼姐姐渾身是傷,憤怒不已,轉身,揮拳,殺向那邊敵人。

“敢動我姐姐,本大小姐把你們打成豬頭,王八拳!”

楚明心也緊隨著殺過去。

葉凡跟著老婆殺出去。

那邊的秦傾城和林溫柔也撲向敵人。

敵人雖然有不少入聖境武者,但有了葉凡等人的加入,顯得很輕鬆。

“想跑?問過老孃冇?”

林溫柔一拳打爆一位入聖境武者的腦袋,打得腦漿爆炸,濺了自己一身,卻並未在意,掄起巨拳,砸向另一人想要逃跑的人。

這場戰鬥並未持續多久。

天照宗弟子全死。

歐美武者和妖獸們收刮戰利品,楚明月也很積極的去收刮,時不時傳來驚呼。

“師姐,你很不厚道,要不是你一直在躲,張通也跑不掉。”葉凡翻了翻白眼,有些埋怨。

林溫柔嘿嘿笑了笑,說道:“我以為他跑不掉的,誰知道他居然還有這種玩意兒,我一定會再找到他的。”

“你們什麼時候來的?”

“我們一直都在這附近,尋找機會,隻是你突然出現,打亂了我們的計劃。”

“所以從一開始,你們就在看戲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