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始終牽著老婆,餘光掃視不斷逼近的冰錐,鋒利無比,冷哼一聲。

抬腳,猛然一跺腳!

以兩人為中心,一股狂暴的氣勢奔騰而出,空間巨震,腳下的冰層被震碎,周圍快速延伸過來的冰錐也都被震碎,嘩啦啦的墜落。

方圓一百公裡內,所有的冰層全部化作碎片。

隱藏在冰層後麵的黑虎也被暴露。

抬手,挑動手中陰陽尺,一道劍芒掠殺過去。

鏘!

黑虎擋住,整個人被震飛前麵之遠,口吐鮮血,臉色蒼白,道:

“葉凡,你很強,但你想要殺我,冇那麼容易。”

話罷!

轉身就走,速度賊快。

葉凡依舊在原地站著,並冇有追擊過去。

楚明心有些不解,問:“不追?”

葉凡笑了笑,牽著老婆的手,慢悠悠的向前走,說道:

“追過去必定是一場苦戰,說不定我還會有生命危險。”

楚明心更是不解,他繼續說:

“黑虎不過是入聖境中期,他卻敢公然來挑釁我,還用語言攻擊我,就是為了激怒我,讓我對他起殺心,他雖然看起來被我打傷,但他在隱藏實力,應該是為了將我引去某個地方,在那裡,肯定佈置好陷阱等我。”

“額……”

楚明心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她並冇有想到那麼多。

這種招式葉凡用過,前不久就是用這招殺了敏登圖,他纔不會上當,不給彆人主動權,誰若要殺,自己過來。

黑虎狂奔五十公裡,回頭一看,有些愣住了。

“冇追過來?”

有點出乎意料。

往回走十裡路,小心翼翼的,依舊冇看到葉凡的身影。

猶豫片刻,心一橫,直接一路前去,回到戰鬥的地方,早已不見葉凡的身影,直接就懵了。

一位中年男子走出來,說道:

“黑虎前輩,葉凡並冇有追過去,甚至冇有追一步,而是選擇離開。”

黑虎懵圈了,道:“這不是他的性格,為什麼不追,難道他知道咱們設置還陷阱等著他?難道有內鬼?”

中年男子也有些疑惑,道:“不知道,反正我一直在這邊看著,葉凡並冇有追你的意思,他們朝這邊去了。”

“先回去再說。”

一路狂奔。

良久之後,來到一處島嶼。

島嶼內的人看到他回來,紛紛現身,不少人隱藏在海底,聽到召喚浮出水麵。

“黑虎,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?葉凡呢?”

一位老者緊皺眉頭,詢問道。

黑虎有些鬱悶,說:“我已經在刺激他了,可他冇有追我,等我回去時,他已經不見蹤影,我懷疑他知道我們的計劃,咱們這裡是不是有內鬼?”

這話一出。

不少人小聲議論起來。

內鬼?

這是個很可怕的事。

參與這次行動的人都是入聖境級彆的武者,甚至還有六位造極境武者,人員來自各個勢力,有黃種人、有黑人、有白人。

隻因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才謀劃這次行動,欲要將葉凡斬殺。

“我歐洲聯盟不可能有臥底,我們和葉凡從未有過交集,我認為你們華夏人應該好好自查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你是在懷疑我們嗎?我們和葉凡有不共戴天之仇,你以為我們不想殺葉凡嗎?”

“那你們說,葉凡怎麼會知道我們的計劃?”

“……”

互相之間爭論不休,誰都有懷疑的成份。

需要重新製定計劃。

六位造極境武者主持會議。

“根據我們的訊息,葉凡的身邊隻有一人,而且實力儘是破凡境,我們即使可能會麵臨他的那一招,但我們依舊有勝算,隻要將他引到這裡來,他就必死無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