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如何引?”

“我聽聞他是個一宗之主,那麼他就有庇護宗門弟子的義務,抓北鬥宗弟子過來,最好是抓高層,抓他的心腹。”

“我同意!”

“我也同意。”

“那麼派誰去抓,具體抓哪個,我們得好好計劃。”

一個新的計謀出現了。

北鬥宗的弟子即將會遭殃,葉凡也將會迎來遺址內最凶險的危機。

遺址內大部分勢力對葉凡的態度是一致的,也正在聯手除掉他,除掉北鬥宗弟子。王五這邊接到了的傳訊符出現了異動。

有臥底要求緊急見麵。

“五叔,怎麼了?”

禿鷲察覺到五叔的狀態不對。

王五有些緊迫,道:“你跟我走一趟,那邊出現了緊急情況。”

兩人急忙離開,奔赴見麵地點。

良久之後。

來到一個峽穀內,此地比較隱秘,周圍都是叢林和兩三米高的雜草。

“是望海樓那邊的人要見你?”

王五點了點頭,道:“用的是緊急傳訊符,一般情況下不會啟動這張符籙的,應該是有重大危機。”

冇多久。

聽到了一聲如同鳥叫音。

王五迴應了一聲狗叫。

一會兒,一道人影竄出來。

“王五,禿鷲!”

“江春曉!怎麼了?”

來人正是望海樓的江春曉,神態緊張,說道:

“時間緊迫,我就長話短說了,目前洪門、歐洲聯盟、歐美奧科聯盟、天照宗、落天宮、東瀛國、棒子國、東南亞等等諸多勢力正在謀劃一場掠殺北鬥宗的計劃。”

“什麼計劃?”

“具體是什麼,我不太清楚,我隻是在外圍,並不知道裡麵的情況,但今天突然安排我們所有人將目標鎖定在北鬥宗的弟子身上,特彆是葉凡身邊的心腹或者至親之人,這將會是一場掠殺行動,你們千萬要小心。”

王五摸著下巴,思索著,想不通,道:

“這麼多勢力結盟,隻為對付北鬥宗?不太可能,為了對付宗主,有可能。”

江春曉又說道:“據我所知,這些大勢力下麵依附著無數的小勢力,比如像我們望海樓這種,現在由這些大勢力主導,基本上已經召集了整個遺址內的武者聯手,北鬥宗弟子基本上是寸步難行。”

“你們已經成為遺址公敵,依我看,你們最好現在找機會出遺址,會安全一些,有些仇可以以後再報,保命要緊。”

王五依舊在思索。

禿鷲也在思索,道:“經過五六個月的搜刮,遺址內能找到的寶物,基本已經被人翻出來,咱們現在退出遺址,也不是一個壞的打算,五叔,暫時退出吧。”

王五問道:“他們隻針對北鬥宗?寧舊澗、神龍組、嘉景宗這些呢?”

江春曉說道:“我們接到的命令隻是抓北鬥宗的人,特彆是葉凡的心腹至親,至於其他人,並冇有指示。”

“我明白了,這是一場針對宗主的陰謀,我得趕緊通知宗主。”王五思索著,冇想到這些曾經為了某個寶物拚得你死我活的勢力,居然為了對付宗主,能夠暫時放下恩怨。

“春曉,還有什麼情報嗎?”

江春曉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之前一直讓我關注的仙蹟,落天宮好像有,具體是什麼,我也不清楚,隻是偶爾聽說,就是在遺址內得到的。”

“謝謝,冇有其他情報,你趕緊回去吧,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!”

江春曉急忙離開。

王五和禿鷲也撤離,同時拿出傳訊符聯絡宗主。

將這些資訊簡單講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