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等等,葉宗主!”一位女子上前來,看著他,道:

“我聽聞石善芳前輩帶出去的那些萬朝城弟子併入北鬥宗,也有人進入遺址了,是真的嗎?”

“是啊,怎麼了?”

女子看了一眼羊元正,道:“我受夠了看天照宗的嘴臉,我不想給他們當狗,當炮灰,我想加入,你看可以嗎?”

這點還是出乎意料的。

葉凡看向羊元正,詢問他的想法。

羊元正的目光掃視眾人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們心裡都憋著氣,我們被天照宗當成炮灰,我們喪失了決定權,一切都隻能聽從天照宗的指揮,就是天照宗的一條狗,你們不習慣,你們不喜歡,我能理解,但你們應該清楚,大樹下好乘涼,打狗還得看主人這些話。”

得,話都說到這份上了。

葉凡也不好說什麼,轉身你就要離去。

馬上又有人站出來。

“羊前輩,我認為自身強大纔是真的強大,就像北鬥宗,寧舊澗就不需要依附在任何強大的宗門之下,他們依舊活的自由自在。”

羊元正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寧舊澗之所以活的自在,那是因為他們有一個超強的澗主,連六上宗都不敢輕易招惹的澗主,咱們有嗎?”

“還有,你覺得北鬥宗活的自在嗎?現在整個遺址內,北鬥宗就是全民公敵,據我得到的訊息,幾乎所有宗門的人都在尋找北鬥宗弟子,見一個殺一個。”

說到這裡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宗主,你救了我們,為了感謝你,我給你透露個訊息,我們收到天照宗的指令,對北鬥宗弟子進行逮捕或者擊殺,這不是我們萬朝城而已,而是幾乎包括了整個遺址內的宗門和組織共同在行動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道:“多謝,我已經知道這個事了,那我就告辭了。”

帶著楚明心要走。

“葉宗主……”

之前那個女子叫喚了一聲,葉凡回頭看了一眼,擺了擺手,隨後走掉了。

羊元正不放行,那些人也不敢跟過來。

“羊前輩,我不打算回去了,你可以當我叛逃,我不打算再給天照宗當狗了。”女子態度很堅決,道:

“我要出遺址,我要回宗門。”

“還有我,我也不想去給天照宗當炮灰,我覺得那樣死不值得,我要出去遺址,回宗門。”

“加上我!”

“算我一個……”

一時間,大部分人都選擇了立刻返回宗門,願意放棄遺址的寶物。

羊元正歎氣。

他何嘗不是這樣想的,隻是身居要職,要顧慮的就多了,至少天照宗能成為一個庇護所,至少不會被滅。

“好,我不阻止你們,我回去覆命,會說你們戰死。”

就這樣,羊元正帶著小部分人回去向天照宗覆命,而大部分人選擇單獨行動,尋找出口,準備出遺址。

而葉凡和楚明心奔向遺址的邊緣地帶,尋找寶物。

時不時會有一些秘果,寶物發現,不過都不是什麼罕見的極品寶物,對葉凡冇啥用,但還是收起來,帶回宗門。

兩人的行蹤一直被暴露,但從未有人出手,不少人都投來敵視的目光。

時間流逝。

葉凡在一座孤島上遇到了白狐女王。

牠的身邊還有很多妖獸。

“葉宗主,聽老龜說,你救了他,作為回報,給你這個!”

白狐女王丟來一塊石板,有些破損,但上麵依舊有痕跡和字跡。

葉凡看了一眼,裡麵有一塊圖案很是熟悉,從字跡上看,忍不住爆了句粗口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