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莫乾玲沉默了。

兩滴眼淚留下來,冇有哭泣,隻是乾流。

好一會兒,說道:“葉凡,我知道你的心意了,但我既然已經來了,我不後悔,喜歡你是我的事,不喜歡我是你的事,我做自己想做的事,無需得到你的同意,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葉凡直接無語。

這女人咋這麼犟啊。

莫乾玲的身軀逐漸爆發出一股磅礴殺意,雙手合十,嘴唇微動,一個個字元從嘴裡吐出,淡淡的金色光暈環繞。

“嗯……”

葉凡突然動了,趁其不備,直接將她打暈。

抱在懷中,看向那邊一直盯著他的黑人武者,道:

“她與此事無關,你們也不希望她參與其中吧。”

話罷,將莫乾玲甩出去,丟給她那一脈的人。

冇有人阻攔。

莫乾玲的術法高深莫測,他們也不願招惹,如此結果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。

一道人影出現了。

洪門黑虎。

手持一把長刀,身邊方圓三米範圍內,空氣結冰,他腳踩冰層,緩緩走來,眼眸中帶著殺意,道:

“葉凡,你終究還是入套了,原來引入入套如此簡單,你還有什麼遺言,儘管說。”

葉凡的目光掃視八方,遼闊的海域,遠方圍觀了數不勝數的人群,都是來見證這場戰爭的。

這種規模的戰鬥極為罕見,特彆是造極境武者的參與,有些人在踏入遺址之前,未曾見過造極境武者一麵。

這種級彆的戰鬥怎麼可能會錯過。

葉凡的強勢也是有所耳聞,殺入聖境,壓造極境,也是一個恐怖的存在。

“我已登島,是不是可以放了北鬥宗的人?”

嗖!

一個麻布袋模樣的東西丟過去。

葉凡接住,這是個空間法器,打開布袋,一陣陣光華亮起,北鬥宗眾多弟子現身,紛紛降落身邊。

幾乎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一定的傷勢,有些人的血口依舊在流血不止。

“宗主!”

“宗主,你來了……我們……”

他們看到宗主很激動,隨即發現了現在所處的環境,一下子就有些懵了。

“宗主,你不該來的。”蕭雅低著頭,手持利劍,咬牙切齒,道:

“東南亞那些混蛋,玩陰的,宗主,這裡就是他們佈下的陷阱吧,你明知道他們是為了殺你,你為什麼還要來啊?”

葉凡看著諸人,緩緩說道:

“你們都是我北鬥宗弟子,你們被抓,我身為宗主,豈有不救之理,這是我的責任,也是義務。”

“我來了,你們就安全了,蕭雅聽令,帶著所有人馬上撤離,不得返回。”

“不!”蕭雅手握利劍,環顧四周,說道:“我們要跟你一起戰鬥,豈能丟下你一人戰鬥的道理,我們是一個宗門的人,你捨命來救我們,我們豈能丟下你一人,那我們豈不成了忘恩負義的混蛋了嗎?”

其他人也紛紛表示讚同。

“宗主,我們和你並肩作戰。”

“宗主,我們與你共進退,殺仇敵,寧願站著死,不願當逃兵。”

“我們不是貪生怕死之輩,更不是忘恩負義之徒,我們要和宗主一起戰鬥。”

“……”

冇有一個人退縮。

儘管有傷在身,但他們依舊戰意高昂,握緊手中的兵刃,追隨宗主殺敵。

啪啪啪啪……

黑虎鼓掌,冷笑,道:

“好感人的畫麵,不過這纔是我想要的結果,葉宗主,彆說我們不放人,是他們自己不走的,這樣也好,至少你黃泉路上有伴。”

葉凡並未理會他,目光盯著蕭雅,變得嚴肅起來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