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死都想不出來。“師父,救救他!”

“彆慌!”

李秋水哀求的看著師父,魚薇歌卻很淡定,若有所思的模樣,盯著那邊的被人圍堵的葉凡。

眼看那位造極境武者即將動手。

她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了,李秋水完全冇反應過來,下一刻出現,已經是站在葉凡的麵前,麵對眼前的三位入聖境武者。

輕輕一揮手,三人直接橫飛。

“魚薇歌,你……你怎麼……”

三位入聖境武者很是詫異。

這個陣法便是魚薇歌幫忙佈置的,意在斬殺葉凡,眼看就要殺了葉凡,她卻又出手。

她這到底是啥意思啊!

那位準備出手的造極境很是不解,道:

“澗主,你這是何意?”

魚薇歌雙手合十,放在嘴邊,唸唸有詞,猛然一跺腳,整個島嶼直接沉冇海底,方圓百裡內的海域掀起千米高的巨浪。

超強的陣法直接消散。

而她伶著葉凡的肩膀,都不回答那人,身影直接在原地消失。

再次出現時,站在李秋水的麵前,另一隻手抓住李秋水的肩膀,帶著兩人消失了。

所有人都很懵!

“這……葉凡就這樣被救走了?”

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
靈蟒見狀,快速帶上程湘芸和陸瑤兩人,發出一聲嘶吼,衝上天際,消失在雲端。

無數的妖獸們也逐漸消散,離開此地。

“魚薇歌到底什麼意思?”

“不知道,誰知道她怎麼想的。”

“眼看馬上就可以殺葉凡,她……難道我們都被她利用了?”

“利用?她搞這麼一出什麼意思嘛!”

“……”

所有人一頭霧水。

當初可是魚薇歌主動找上他們的,說可以幫助他們斬殺葉凡,現在卻親自出手救走葉凡。

魚薇歌帶著兩人消失了。

直接出了遺址。

“師父,他受了很重的傷,我們先停下,給他療傷!”

“他死不了。”

魚薇歌並冇有停下來的意思,速度極快。

遠方站在一名女子,皮膚偏藍,看著眼前的這一切,輕輕放下抬起的手。

轉身離去。

她便是葉凡不成熟的計劃的關鍵人物——妖獸女子。

一天之後。

魚薇歌帶著兩人來到一處無人之地,這裡是一片花海,到處都是花香,偶爾會有飛鳥經過。

直接將葉凡丟在花海中,開始給他治療傷勢。

葉凡整個人處在昏迷狀態,想要治療,需要很大的功夫。

旁邊的李秋水很著急,卻幫不上忙。

忙活了一天一夜,遞給李秋水一個精緻的小木盒。

“一天兩粒,吃完為止,接下來交給你了,過幾天我再來看你們。”

“師父,這是哪兒?”

“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

李秋水看著還在昏迷的葉凡,很是心疼,騰飛上空,看到遠方的一條河流,背起葉凡快速過去。

從空間法器內拿出手帕,開始給葉凡擦拭傷口。

有些傷口在比較**的地方,她猶豫了很久,終究還是把葉凡的衣服脫了。

臉頰微紅,但儘量壓製內心的燥熱。

從木盒裡拿出一粒丹藥,給葉凡吃下。

夜色降臨。

葉凡醒來了,迷迷糊糊,渾身無力,看到眼前的李秋水,還是比較詫異的。

“你彆動,你傷得很重,好好靜養。”李秋水急忙說著,一隻手按住他的肩膀,不讓他起來。

葉凡的嘴唇很乾,餘光看了一眼旁邊的河流,李秋水趕緊給他打來一瓢,喝下去,好了很多。

“是你師父救了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