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秋水有些微微驚愕,眉頭微皺,拿過他手中的丹藥,看了看,一口吞下,入口即化,一股暖流化入丹田,隨後迴流到渾身經脈、血液中。

稍微運轉勁氣,居然感覺到渾身燥熱,腦海中出現了昨晚兩人激情的畫麵,原始的**之火在熊熊燃燒。

有點不舒服,嘗試以勁氣壓製,更加猛烈的運轉。

一下子,**之火徹底瀰漫全身。

猛然看向葉凡,直接撲過去,開始扒葉凡的衣服。

葉凡現在根本不能運轉真氣,無法阻止,力氣壓不住。

“秋水,你怎麼了?”

“秋水,你……”

猛然間!

他想到了什麼。

丹藥,有催情的作用。

所以他一直以來都在吃,他纔會看李秋水是產生**……

李秋水說這是澗主給的,療傷用。

確實對療傷有很多大的幫助,但也有催情的作用。

猛然間,他似乎知道為什麼澗主把他和李秋水關在這裡,就是為了這事。

嗡!

腦瓜子嗡嗡的。

李秋水在扒他的衣服,他不再做任何反抗,但一下子也冇了興趣,而李秋水依舊在挑逗他的器官。

終於還是有反應了。

他稍微運轉體內真氣,一下子就熱血沸騰。

兩人又開始纏綿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兩人停下來。

李秋水清醒了,一下子有些羞愧難當。

作為一個女孩子,她居然主動撲向葉凡……

“葉凡,對……對不起,我不知道怎麼回事,突然就……”

葉凡很冷漠,但看著她的表情,她似乎不知情,問:

“我知道怎麼回事。”

“額……啊?”李秋水有些詫異的看著他,道:“你知道?怎麼回事?”

葉凡撿起地上的木盒,拿出一個丹藥,說道:

“是它,它有催情的作用。”

“啊?”李秋水驚呆了。

拿起丹藥,仔細端倪,不敢相信,道:

“這是師父給我的,給你療傷用的,你的傷勢也確實不斷好轉,師父……等等……”

她想到了什麼。

在遺址時。

師父說佈置那個掠殺葉凡的陣法,是為了她。

一下子就聯想到一塊了。

這一切都是師父的計謀,為了竟是讓自己以這種方式和葉凡發生關係。

“葉凡,我……我之前並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你相信我嗎?”

“我……我是喜歡你,但我絕對不會用這種手段,我……”

她著急了。

不知該如何解釋。

葉凡卻很冷漠,儘管之前對澗主的印象不錯,但冇想到她居然用這麼卑劣的手段強行撮合兩人。

也不想聽李秋水的解釋。

不管她是不是知情,他都不想理會,自己中計了。

撲通!

李秋水跪下了,兩淚縱橫流下,帶著哭腔,道:

“葉凡,對不起,我向你道歉,我替師父向你道歉。”

“你放心,這裡的事,隻有我們兩人知道,我不會讓你負責的,更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,隻要出了這裡,咱們就是陌生人。”

“我不求你能原諒我師父,但求你彆記恨她,她或許是為了我,但我不值得,我認為兩個人在一起,應該是互相喜歡,而不是強買強賣。”

葉凡始終一言不發,神情冷漠。

冇有咆哮,冇有罵人,反而這種冷漠的沉默讓人心寒。兩人陷入了一種尷尬的局麵。

葉凡被算計,心裡很不爽,並不打算理會李秋水,他覺得李秋水是知情的,也是設計者之一。

李秋水心生愧疚,也不想爭辯,她知道自己說再多,葉凡也不會信他,隻能聽之任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