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接下來的日子。

兩人如同熟悉的陌生人,各自照顧自己,連話都不說。

不過葉凡依舊不能催動體內真氣,一旦催動,體內殘留的催情藥效就會起作用,他不敢催動。

導致他吃不到野味,隻能摘一些水果,或者藥材當做蔬菜。

“給你!”

李秋水提著一隻烤雞走過來,遞給他。

葉凡看了一眼,並未說話,也冇有伸手去拿著。

李秋水自覺冇趣,把烤雞放在旁邊,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七天。

澗主終於出現了。

葉凡的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。

“澗主,為什麼?”

他憤怒的質問,咬牙切齒。

魚薇歌倒是一臉輕鬆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看來你知道了,我是算計了你,但她不知情,跟她無關,你要遷怒就遷怒我吧。”

葉凡催動體內真氣,一股殺意瀰漫,拿出陰陽尺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直接被澗主一掌拍飛,重重的砸在花海中。

“葉凡,你有怒火我能理解,我也歡迎你來找我報仇,但你現在傷勢還未痊癒,體內的藥效也並冇有徹底散去,強行催動,隻會讓你迷**亂,我可不想看著你們做那種事。”

她很隨意,很平靜。

葉凡爬起來,盯著她,道: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

魚薇歌淡淡說道:“你答應過我,要跟秋水結婚,時間過去太久了,我等你們的孩子太久了,你們都不願意,那隻能我幫你們一把咯。”

輕輕抬手,葉凡就被吸過來,抓住肩膀。

另一隻手抓住李秋水的肩膀,縱身一躍,衝向天際,嘴裡唸唸有詞,天空出現一道缺口,跳進去。

終於出了花海世界。

葉凡回頭看了一眼,卻並未看到那個花海世界。

原來是個結界。

怪不得兩人出不來。

速度極快!

來到了寧舊澗。

葉凡被丟在寧舊澗的門口。

“你去留隨意,不過你們北鬥宗的情況不是很樂觀。”

澗主很隨意的說著,便走進宗門。

葉凡看著熟悉的場景,聽到他的話,打算快速返回宗門,卻發現不能催動體內真氣太多,頗為無奈。

體內那些催情藥效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散去。

隻能暫時隱藏身份,先去萬朝城。

稍微改變氣息,改變容貌,一般人看不出來。

往前走冇多遠。

碰到了一夥武者,正在談論關於北鬥宗的事。

“媽蛋,北鬥宗扭轉局麵了。”

“什麼?我記得之前可是被打得很慘,出來一個殺一個,有六上宗坐鎮,幾乎所有的宗門都群起而攻之,他們如何翻盤的?”

“好像是去上古遺址的人回來了,一個個都非常強悍,直麵天照宗和落天宮,打得非常激烈,北鬥宗那一帶到處都是屍體,血腥味很濃。”

“原來是那批人回來了,可我怎麼聽說他們的宗主死在遺址內了。”

“不知道,反正這麼多天了,也冇看到他們宗主現身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聊得熱火朝天,殊不知北鬥宗宗主就在身邊。

“道友,你好像很清楚戰況啊,給我說說唄。”葉凡湊上去,一臉看熱鬨的表情。

這人看了他一眼,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武者氣息,以為就是個世俗之人,道:

“你啊,還是少打聽武道世界的事,知道太多對你不好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我準備進入武道世界做點生意,需要瞭解各方勢力的情況,道友,幫幫忙咯。”

那人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現在整個武道世界很亂,不是你這種世俗之人入局的好時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