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強行壓製體內躁動的**,總算冇有爆發。

馬上傳訊給陳城主,讓他來接自己。

不然以自己的腳步,不知何時才能趕到城主府。

當陳恒銘來到葉凡麵前時,有些詫異,道:

“葉宗主,你怎麼了?聽說你在遺址內被人群毆了,被寧舊澗澗主救了,你這狀態不太好啊。”

“唉!”葉凡無奈歎氣,說道:“我現在傷勢尚未痊癒,帶我去你的城主府。”

“你自己就知道地方啊,還要我親自來接。”

“我要是能自己去,我就不會麻煩你了。”

“嗯?傷得很重?”

“到地方再說行不?”

“行!”

陳城主抓住他的肩膀,快速奔向城主府。

葉凡很是無奈,讓他把仆人都退下,隨後把花海結界的事說了一下。

“什麼?這……為了你的孩子,魚薇歌居然如此算計你。”陳城主震驚了,這種手段有些卑劣,道:

“李秋水懷上了?”

“不知道,這才幾天啊。”葉凡喝一口茶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修行之人繁衍後代本來就會比世俗之人的概率小,就算是我很強,也無法改變這一事實。”

陳城主表示認同。

修行之人的繁衍後代能力確實不如世俗之人,可一旦成功繁衍後代,將會繼承父母雙方的優良基因,將來成就不低於父母。

一代更比一代強!

“葉宗主,最近北鬥宗的事,你瞭解了冇?我給你說說?”

“來的路上聽到一些訊息,真假參半吧。”

“你想瞭解哪方麵,我給你詳細說說。”

“你說不如我親自去看,你幫我聯絡一下副宗主雲興朝。”

“好!”

拿出傳訊符,馬上聯絡到雲興朝。

“宗主,是你嗎?”

“是我,宗門目前啥情況,我現在有傷在身,不能再戰,暫時還不能回去,給我說說情況。”

“宗主,請放心,王可前輩掌控陣法,無人能破,即使是造極境的強者也破不了,隻不過我們的人暫時無法出宗門,不過現在已經好了很多,從遺址回來的那些人很強,個個都英勇無比,殺得敵人不斷後退。”

“如今我們北鬥宗很多強者凶名顯赫,一般人不敢靠近,你暫時不在也沒關係,隻是宗主,我聽說你單刀赴會,現在還不能戰,你……冇事吧?”

葉凡回覆:“我冇事,過段時間我會回去,你們撐一下,我暫時在萬朝城修養,有什麼情況第一時間聯絡陳城主。”

“是!”

切斷了聯絡。

北鬥宗。

雲興朝看了一眼麵前的幾人,說道:

“宗主暫時不能再戰,隻能我們繼續頂著。”

顧隆說道:“副宗主,為什麼不把真實情況告訴宗主?我們剛從遺址回來奪得暫時的優勢,可如今越來越多的敵人也從遺址歸來,加入這場戰鬥,我們又被壓製了。”

雲興朝歎了口氣,說道:“宗主雖然隻是說不能再戰,但應該受了很重的傷,否則以宗主的脾氣,他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,我們雖然暫時麵臨困境,但也冇有敗,咱們有王可前輩,還有蕭景天、還有雷坤、還有黑匣子劍客等等強者。”

“以前我們出現任何的危機,都是宗主幫忙解決,難道冇有宗主,咱們北鬥宗就不能禦敵了?宗主不可能永遠在我們身邊保護我們,我們也要自己成長。”

“現在就讓宗主好好養傷,等他調整好了,自然會回來,若是到時候,我們擊退敵人,向宗主證明,豈不是更好,五叔,你覺得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