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恒銘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們回來也有一些時日了,應該也聽說了北鬥宗的情況,如果我派你們去幫助北鬥宗,你們可願意?”

馮秋堅定的說道:“葉宗主對我們有救命之恩,我們義不容辭。”

陳恒銘說道:“你要想清楚,北鬥宗如今幾乎成為了整個武道世界的公敵,一旦加入,你們也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公敵,你敢嗎?”

馮秋說道:“我敢,根據我瞭解到的情況,其實真正與北鬥宗有仇的不多,大多數都是為了巴結天照宗和落天宮纔會去攻伐北鬥宗,若是能讓這兩個宗門的人退了,大家也就散了。”

“道理大家都懂,但這兩個可是六上宗,如今我們萬朝城連九下宗之一的名稱都保不住了,逼退六上宗簡直是天方夜譚。”陳恒銘無奈搖頭,如今的萬朝城經過那一次重創,實力早已不如從前。

即使在巔峰時期也不敢和六上宗為敵,更彆說現在,更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“你們都是在遺址內得到了大機緣,修為有了巨大提升的人,也是受過葉宗主救命之恩的人,你們去幫助北鬥宗吧。”

馮秋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城主,一旦我們去了,恐怕會牽連到這邊,不如對外宣稱把我們逐出宗門,就像石善芳前輩那一脈的人一樣。”

“不用!”陳城主擺了擺手,道:“即刻起,萬朝城關閉所有城門,不與外界有任何往來,對外就說是全城閉關修煉,我們會啟動護城大陣,這個大陣可是葉宗主的師弟王可親自佈置的。”

“我聽說現在北鬥宗的護宗大陣就是他在掌控,連五位造極境的武者聯手都攻不破,我們不必擔心,不會有事的,大不了在城內躲一輩子。”

旁邊那位長老說道:“城主,你這是在賭,賭葉凡,賭北鬥宗會橫掃天照宗,就像當初橫掃九下宗一樣。”

陳恒銘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直覺告訴我,押注在葉凡身上贏的概率比較大,我就拿全城的命運賭一把,希望葉宗主不要讓我失望。”

長老說道:“要不要跟其他人商量一下?”

“不用,這一次,我就擅作主張了,誰有疑問,來找我。”

陳城主獨裁一次,霸道一次。

而後,馮秋轉身離去。

帶著一支隊伍前往北鬥宗,雖然不是很多人,但也都是天賦極好,修為不弱的武者。

時間流逝。

晚上!

萬朝城坐在城牆之上,看著無儘的遠方,今晚夜色朦朧,並冇有月光和星星的照耀,還有晚風呼嘯。

一頭長髮被風吹拂,孤身一人站在這裡,注視著前方很久。

一位婦人飛來,落在他的身邊,緩緩說道:

“恒銘,你在想什麼?”

陳恒銘牽起她的手,說道:“前方很黑暗,我在賭黑暗的背後是光明,我拿了整個宗門的命運在賭,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對是錯,今天有好幾個前輩反對我的做法,但我堅持下來了。”

婦人緊緊的握住她的手,輕輕依靠在他的肩上,柔聲說道:

“不管你做什麼決定,我都會支援你的,我相信黑暗的背後是光明,我相信葉凡一定會贏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位弟子走過來,看到兩人,變得小心翼翼起來。

“什麼事,說!”陳恒銘開口。

“城主,剛剛得到的情報,北鬥宗反擊了,洪門總部被摧毀,二十多位入聖境武者被斬殺,甚至還有兩位造極境武者。”

“天照宗長老居芳春的地盤被抄了,居芳春不在,但她的地盤被毀了,是北鬥宗的人乾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