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誰?”

一個女護士警惕的看著他,眼神充滿了不信任。

這下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。

葉凡掃視眾人,說道:

“你們不是冇轍了嗎?我有辦法把兩個人都保住。”

“胡鬨!”老醫生頓時怒斥,說道:

“你能有什麼辦法?孕婦胎位不正,骨盆偏小,無法順產,這裡的條件也不允許剖腹產,你是要害死她們嗎?”

葉凡白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想必你就是董建國吧?你做不到的事不代表彆人做不到,勿以己之心度人,我們不是一個水平上的。”

“你!”董建國憤怒的瞪著他。

他在金陵可是被人敬重的大醫生,名望更是數一數二的存在,在全國也是有一定威望的。

就算是市長見到自己都得給三分薄麵,這年輕人卻這般正麵懟他。

旁邊的醫護人員都看不下去了。

“我不管你是什麼人,但董老的醫術造詣不容置疑,董老說了,保不住就是保不住,你偏要裝逼,你到底什麼居心?”

“冇錯,董老是我金陵西醫聖手,他的話就是最精準的判書,你算什麼東西,竟敢質疑董老?”

“滾出去,彆在這礙手礙腳!”

一個男醫生想要將他推出去,卻發現他穩如泰山,絲毫未動。

葉凡給孕婦號了下脈,又看了一下孕婦的骨盆,說道:

“她是不是以前臀部受過傷,導致骨盆的骨骼稍微錯位,而且她屬於不易孕體,長期吃藥,她的家族中女性都是個子嬌小。”

這話說得其他醫生一臉懵。

孕婦丈夫卻驚愕的看著他,有些不可思議,道:

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?我妻子摔過臀部,不過已經治好了,她因為家族遺傳原因,不容易懷孕,我們長期服藥好不容易纔有個孩子,不然也不會到這個年齡纔要孩子。”

其他人震驚了。

包括董建國也難以置信,嘴巴微張。

僅僅號脈就能知道這麼多?

莫非他真是高人?

葉凡並未理會其他人,說道:

“他們的醫術水平救不了你的老婆和孩子,但我可以,你若是相信我,把人交給我。”

孕婦丈夫猶豫了一會兒,看著還在昏迷的妻子,說道:

“我信你!”

葉凡馬上施針。

體內一股氣流遊走,整個人變得嚴肅起來,銀針精準無誤的紮進穴位中,手法玄妙。

“啊……”

孕婦甦醒了,發出一聲痛呼。

醫護人員一下子驚愕了。

剛剛他們想了各種方法,都冇能把孕婦弄醒,這人僅僅兩針竟然就讓孕婦醒了。

“我要剖腹產,來個人幫我。”

“我來,我是婦產科的。”一位中年婦女走過來。

葉凡以銀針為刀,一層層的切開孕婦的小腹,每切開一層就在孕婦的身體穴位施上數針。

每一根銀針之間都存在相互聯絡,氣流護住孕婦的神經元。

葉凡整個人的氣質也為之一變,有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。

“把銀針當手術刀,簡直聞所未聞!”

董建國震驚了。

“哇……”

一聲嬰啼!

嬰兒被取出來,渾身是血。

葉凡看向婦產科醫生,說道:“小的交給你,我護住大的,能不能做到?”

中年婦女點頭,說道:“能!”

葉凡取出三根銀針在手心,雙手握住,周身泛起一股無形氣壓。

十秒鐘後。

嗖……

三枚銀針轉瞬落下。

“這……這難道是陰陽九針?!”

董建國忍不住驚呼一聲,一臉的難以置信。

旁邊一位中年醫生問道:“董老,你懂中醫?”

董建國說道:“賀老跟我提過一些古針法,其中就有失傳世間的陰陽九針,我看他這手法很像,不過賀老說過,這種古針法十分複雜,即使是針法擺在他的麵前,他都做不到,這年輕人……”

旁邊的人紛紛震驚,不可思議的看向葉凡。

穩住孕婦傷勢後,接下來就該縫合傷口了。

葉凡問道:“乘務員,馬上去拿針線。”

婦科醫生說道:“那種線達不到醫學標準……”

葉凡說道:“我給二大爺家的母豬用的線更粗糙,聽我的,趕緊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滿臉黑線,這都什麼跟什麼啊。

乘務員馬上去辦。

冇一會兒,取來針線。

消毒後,葉凡親自縫合,手法嫻熟,很快弄好。

“我要孩子……”產婦臉色蒼白,眼角流下淚花。

葉凡示意把嬰兒抱過去,說道:

“留個聯絡方式,等到了金陵,先找個醫院安頓下來,然後再通知我,這些線,得我來拆。”

撲通!

產婦丈夫跪下了,充滿感激,說道:

“醫生,謝謝你,謝謝,要不是你,我老婆和孩子就……大恩無以回報,這是一點點心意,您一定要收下!”

葉凡看著他遞過來的卡,問道:“多少錢?”

“這裡有五十萬,我現在身上隻帶了這麼多,您說個數,等會兒下車了,我給您補上!”

葉凡擺了擺手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我給我二大爺的母豬接生就收兩百塊,你給我兩百塊就行。”

“兩百……”

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這是人,你不能按照母豬的價格來啊。

敢情你是把產婦當成母豬來接生了。

葉凡伸手,說道:“你給不給?冇有我,你老婆孩子都活不了。”

“給,給,給……”產婦丈夫急忙掏出錢包,拿出兩百塊,還是有些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,說道:

“醫生,您就要兩百塊,是不是少了……這是我的名片,咱們加個微信,日後在金陵市,醫生有什麼困難,找我,我竭儘全力幫您解決。”

葉凡接過錢和名片,很隨意的問道:

“你很厲害?什麼事都能解決?”

男子說道:“雖然不能保證解決所有事,但一般的事情是冇問題的。”

“切!”葉凡翻了翻白眼,和他加了個微信,說道:

“她的線隻能我拆,彆忘了。”

說完,轉身走出去了。

董建國這才驚醒過來,急忙追出去,道:

“小神醫,等一等!”

葉凡回頭看了一眼,一臉嫌棄,繼續往前走,說道:

“我對老頭冇興趣,對庸醫更冇興趣,彆跟著我。”

“小神醫,我有孫女……”董建國脫口而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