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其他人下意識的捂著自己的褲襠,脊梁骨發冷,不斷冒冷汗。

聽過葉凡出手極狠,冇想到直接讓人斷子絕孫。

甚至有人開始往大門爬去。

“葉凡……我劉家……楊家都不會放過你的……”

“霍家也保不住你……”

葉凡狠狠一腳踹去。

踢在他的胸口,在地上滑行十幾米,撞在牆壁上,停下。

吐血,昏迷過去。

葉凡轉身,看向劉永康,走過去。

劉永康看到他走過來,麵如死色,彷彿看到了死神降臨,爬著跪下,磕頭。

砰砰砰……

額頭和地板撞在一起。

“葉凡……我求求你,這一切都是劉誌軍的主意,跟我沒關係,放我一馬吧!”

侄子兩腿被踩斷、第三條腿被踩斷,變成太監。

他怕!

渾身出冷汗。

現在哪還管什麼顏麵,什麼尊嚴,活下來最重要。

磕頭求饒纔是王道!

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過下求饒。

“葉凡,我們錯了……”

“都是他,一切都是劉誌軍的主意,我們都是被迫的……”

“求求你放過我們吧!”

……

葉凡咬牙切齒,目光冷凝,說道:

“身為劉家人,你的罪不是跪下求饒就行的。”

話畢,一腳狠狠踩下。

哢嚓!

趁他磕頭的一刻,一腳踩在他的脊梁骨上。

直接踩斷!

再也抬不起腰來。

撕心裂肺的哀嚎傳來。

身影快速移動,在每一個人身上狠狠踢一腳,一片哀嚎。

這才走過去,一手抱一人,帶楚家兩姐妹,走到大門處,說道:

“回去告訴劉永順,有什麼事衝著我葉凡來,彆欺負女人。”

“還有,我葉凡會選個黃道吉日,登門拜訪!”

走出去,關上大門。

目光掃視,尋找到溫度調節間。

把楚家兩姐妹放在門外,走進去。

看到裡麵有三個人。

直接打倒,動彈不得。

把冷藏庫的溫度調到最低。

帶著兩姐妹離開。

直奔醫館!

半個小時後。

終於來到醫館。

“表姐……明月……”

餘嘉芸看著兩人渾身發紫,冒著煙霧,一股寒氣不斷撲來。

“快,快去弄熱水來!”

葉凡說道:“彆拿熱水,拿涼水!”

兩人經受冰寒,若使用熱水,會出大問題。

要用涼水,讓兩人的體溫逐步回升。

王晴在大浴缸中放滿了涼水。

葉凡讓所有人出去。

他脫掉兩姐妹的衣服,放進浴缸中。

楚明心已經逐漸恢複意識,但還是渾身無力,看著葉凡脫掉衣服,也無力說話和反抗。

好在葉凡留下內衣內褲。

一枚枚銀針紮在身上,以銀針為媒,橫渡氣流,活絡兩人經脈、氣血。

“晴姐,進來!”

王晴走進來,看到葉凡的額頭上出現了汗珠。

要知道,葉凡即使是給楚天雄治療都冇冒這麼多汗。

“我需要怎麼做?”

“換水!”

王晴摸了一下浴缸的水,很是冰涼。

重新換水。

葉凡依舊在施針,麵色凝重,很謹慎。

慢慢協助她們恢複氣血。

“葉凡……你乾嘛要脫我衣服!”

楚明心終於可以說話,臉色慍怒,但還是渾身無力。

葉凡說道:“你的身材很完美,跟我昨晚做的春夢……不是,是春天的夢一樣……”

“現在是夏天!”楚明心毫不留情的揭穿他,說道:

“你好齷齪……”

若不是渾身無力,她絕對要反抗,要打人。

就這樣被葉凡看光,還同時看她們兩姐妹。

葉凡依舊在施針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