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萬朝城倒戈向北鬥宗,明眼人都知道怎麼選擇,萬朝城卻背道而馳,放棄天照宗,選擇北鬥宗。

實在令人費解!

關於這件事,很快在華夏武道世界傳開。

葉凡活著的訊息也傳開了。

時間流逝!

陳恒銘比較著急,不停的踱步,等待訊息。

“小銘,你能不能坐會兒,晃得我眼暈!”陳高峰瞪了他一眼,喝一口茶,他的內心也比較著急的。

陳恒銘坐下,喝一口茶,道:

“太爺爺,我擔心遺址內的弟子會遭到天照宗的毒手,實力差距懸殊,一旦我們的人遲一步,他們必死無疑。”

話音剛落!

一名弟子匆忙跑進來。

“城主,城主……”此人氣喘籲籲,口乾舌燥,顯然是一路狂奔回來的,拿起旁邊的茶壺,直接喝起來,潤了喉,道:

“宗主,羊元正前輩等人暫時安全了,已經出遺址了,但羊前輩說了,暫時無法回來,人太多了,目標太大,後續找時間,或者你這邊有冇有什麼辦法。”

“太好了,趕上了。”陳恒銘鬆了一口氣。

在決定和北鬥宗深度合作,斷絕一切和天照宗的依賴時,他就已經派人前往遺址內,將此事悄悄通知羊元正等人,讓他們尋找機會逃出遺址,返回萬朝城。

那一戰之後,生怕天照宗的人提前知道,對羊元正等人出手,好在他們搶先,總算是保住這些人的性命。

“把葉宗主請來!”

“是!”

冇多久。

葉凡被請到這裡,看到都是萬朝城的高層。

“陳城主,看你這表情,緊張又興奮的,那些人安全出來了?”葉凡隨意找個位置坐下。

陳恒銘說道:“是出來了,但還不安全。如今我萬朝城和你北鬥宗一樣的遭遇,奈何我們冇有你們那麼多的強者,更冇有像你這樣抬手震殺造極境的強者,卻要被天照宗的人追殺,以及欲要巴結天照宗的勢力追殺。”

“他們現在有家不敢回,隻能躲在暗處,他們在遺址內得到不小的機緣,一旦歸來,便是我萬朝城的中堅力量,可以將整個宗門的綜合實力提上去一截,葉宗主,我想拜托你個事。”

葉凡喝一口茶,道:“你希望我親自去接人?”

陳恒銘說道:“我萬朝城所有人,隨你點將,包括我,都可以跟你一起前往,必須要保證他們安全歸來。”

葉凡很平靜,道:“他們目前在哪裡?”

“雅拉河上遊的金烏峽穀。”

“可不可以在那邊再躲幾天。”

“為何?”

葉凡摸了摸下巴,目光掃視眾人,有幾分猶豫,道:

“寧舊澗和嘉景宗的人準備出來了,一旦他們出來,咱們可以搞一波大的,金烏峽穀靠近洪門一個分部和教廷的一個據點,到時候咱們乾票大的。這兩個地方主要是接應從遺址出來的人,他們肯定也會帶很多寶物出來,咱們可以截胡一波。”

陳恒銘的眼眸頓時就變得明亮起來,道:

“訊息切確嗎?”

“千真萬確,我北鬥宗弟子親自告訴我的,你們的人蔘加,得到的寶物,你們肯定有份。”葉凡很隨意的說:

“當然,如果你們不想參加也行,我現在就可以去把人接回來。”

“參加,我萬朝城上一次被天照宗蹂躪,急需大量的修煉資源,我們這邊還可以派人跟你們一塊過去。”城主還未說話,一位老婦馬上開口。

葉凡擺了擺手,道:“有羊元正那些人就夠了,具體計劃,我給你們說說,危險時刻存在,但機遇也在危險的身邊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