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金城咬牙,道:“難道你不怕我日後報複嗎?”

傑羅姆·紮克利兩手一攤,很隨意的說道:“你隨意。”

金城無奈,拿出一個空間法器,丟給他,目光掃視其他人,身邊的人也紛紛交出自己的寶物。

傑羅姆·紮克利等人接住,快速檢視。

突然有一位白人臉色一變,取出一把長劍,說道:

“我可記得你得到不死藥,為何冇有?”

金城說道:“已經被我煉化了。”

“那你就……”

“等等!”

那人準備殺來,他急忙擺手阻止,拿出一株晶瑩剔透的聖藥,道:

“這是琉璃樹,有些特殊性,但足以媲美聖藥,他可否還我們離開?”

白人拿過來,看了一下,聞了一下,一臉陶醉,還是比較滿意的,道:

“下次遇到你,我會把你煉化成丹藥。”

金城不再說話,轉身,道:“走!”

棒子國武者們跟隨著金城的腳步,快速離開了。

歐美武者們看著手中的寶物,很是激動,正準備離開。

“吼!”

一聲大吼震盪四周,天上突然有大片陰影遮蔽下來。

大家抬頭一看。

一條九彩巨龍盤旋在天空之上,俯視著他們這些人。

“這條巨龍……我記得牠……”

“華夏,葉凡……”

一下子就緊張起來。

呼!

一個巨大的火球衝下來,籠罩上空。

這些人急忙躲避。

卻從旁邊迎來一劍,劍芒纖細卻極為鋒利,掀動周圍的天地之力和大道之力,穿透空間,直取向前。

“是那名女子……”

一襲白衣飄飄的程湘芸殺過去了,劍勢淩厲而尖銳,身形所過,腳下留下一道鴻溝,撕裂空間。

“還有一個……”

陸瑤也出現了。

她的劍勢雖然不及程湘芸強,但也不算弱。

歐美武者們很警惕,避開火球,關注四周。

突然,一股磅礴的大勢碾壓而下,無儘劍芒鋪蓋而來,一道巨大的劍芒從天而降,劍勢凶猛。

壓得人喘不過氣。

一襲白衣勝雪站在巨龍之上,一名青年手持陰陽尺,迸發出恐怖的劍意,四周肆意的劍氣不停的切割,肆意而狂妄。

“劍斬南天門!”

利劍鋒芒從天而降,斬破南天門,摧毀前方一切,無儘劍意鋪天蓋地,碾碎所有阻礙,彷彿帶著來自深淵之下的毀滅。

“他……好強,頂著!”

“這澎湃的劍意如驚濤駭浪……”

“快走啊……”

四處奔走,朝著不同的方向,總有人能活下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終於還是有人葬身劍下,鮮血狂飆,甚至之前可以和程湘芸有一戰之力的武者都被程湘芸一劍斬殺。

葉凡的出現,他的心理破了防,心慌,那是戰鬥中的大忌。

轟隆隆!

地表震盪,儘數開裂,巨劍轟斬而下,方圓五十公裡內全部被摧殘,所有草木都被毀了,巨石滾滾。

一聲聲慘叫傳來,一朵朵血花綻放,一節節殘軀橫飛……

一劍之威,斬殺所有。

其餘逃跑的那些都被程湘芸、巨龍等掠殺。

葉凡緩緩降落,站在低空,目光掃視,一身大勢令人無法靠近,眼眸掃視,輕輕一撫手,幾十個空間法器飛來,被拿在手中。

其他人也掠殺結束,快速會合。

手裡也都拿著空間法器,看到裡麵裝著的寶物,很興奮。

“走!”

儘快撤走。

剛剛那一劍的動靜有點大,估計已經被人盯上。

他們剛剛撤走,就有人來。

看著這地方,內心感慨。

“這一劍到底多強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