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快速爬起,看了一眼正在逃走的人,已經拉開一段距離。

這是他和李淑豔爭取到的時間。

急忙追上去。

造極境終究還是太強,剛剛那一招不能連續使用,太消耗真氣了,耗不起。

“蕭前輩!”

一位北鬥宗弟子過來。

“彆過來,趕緊走。”

造極境武者看著他們逃跑的模樣,冷笑道:

“你們跑得掉嗎?交出所有的寶物,我可以考慮給你們留個全屍。”

話畢,衝上去。

蕭驚天看了一眼前方的金烏峽穀,嘴角露出不屑,道:

“留我全屍?你有資格嗎?你要再追來,我定要斬你頭顱祭天。”

言語刺激。

一個造極境武者如何受得了,加快速度衝過去。

蕭驚天抬手揮劍,爆發出恐怖的劍勢,斬出,淩厲的劍芒狂殺,如海嘯大勢,欲要擋住,再為其他人爭取時間。

“啊……”

整個人被擊飛,重重的砸進金烏峽穀,看著鮮血在空中狂飆,無數人心疼不已。

“蕭驚天,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嗎?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囂張?”

一名北鬥宗弟子將他攙扶起來。

蕭驚天擦掉嘴角的血跡,看了一眼身上的血口,一手持青陽古劍,再次挑釁,道:

“我說過斬你頭顱祭天就會說到做到,今日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

餘光掃視。

所有人都已經進入金烏峽穀,有些人甚至已經穿過。

敵人也衝進來了。

“狂妄,我現在就斬你!”

造極境武者冷哼一聲。

自己的實力明明碾壓對方,卻被對方三番兩次的嘲諷,揚言要拿他的頭顱祭天,誰受得了啊。

手持長刀,邁開腳步,殺進去。

蕭驚天突然大喊:“宗主,助我!”

嗡!

整個金烏峽穀亮起一個陣法,將五千多的敵人籠罩在內,還有幾百人在外麵,最主要的是造極境武者已經在裡麵了。

一股宛若大嶽之山的沉重力量壓製下來,無數武者被壓得喘不過氣來,如此沉重的壓製之力,連造極境武者都麵色凝重。

“陣法?你們設埋伏……”

造極境武者有些慌,他能感覺到這個陣法很強,能讓他感覺到壓力的陣法絕對是強大的。

但目前為止還不至於壓製他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一道道慘叫傳來。

那是來自陣法之外的,兩道麗影出現,穿越在陣法之外的幾百人中,所過之處,血花迸濺。

引來過來時,程湘芸和餘玄清在前麵開路,他們最先進入金烏峽穀,在葉凡的授意下,他們繞後掠殺。

“程湘芸……餘玄清!”

兩名女子手持利劍,宛若女劍仙,劍氣激盪,仙氣飄飄。

造極境武者盯著蕭驚天,道:“以為有陣法加持我就殺不了你嗎?那是你不夠瞭解造極境的恐怖。”

話畢,揮動長刀,刀威浩蕩,無儘大勢宛若深海狂嘯鋪天蓋地而來,橫推一切的洶湧奔騰。

“嗯……什麼?”

驟然間!

他的臉色驟變,大勢驟減,動作被禁錮,彷彿腳下負重一座大嶽之山,每移動一步都非常艱難。

揮出的長刀也變得吃力起來。

他震驚,不甘,抬頭看向天上,那陣法閃爍著光芒。

“難道是莫乾玲?”

他能想到的第一人便是莫乾玲,唯有這種級彆的術法者才能壓製住他。

身邊不斷傳來慘叫。

北鬥宗、寧舊澗和萬朝城弟子們已經在掠殺其他弟子,踏入陣法之內,這些人直接被壓製,隻能淪為板砧上的魚肉,任人宰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