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人打著打著就散了。

“快,那邊的!”

餘玄清帶領五百多人殺過去,追擊那邊的一千餘人。

結果不敵。

“哎呀,我的混沌青蓮……”

餘玄清掉下一朵蓮花,散發出淡淡的青色光暈,頓時香氣四溢,沁人心扉。

那些美洲武者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餘玄清趕緊收起來,也注意到了那些人的目光,道:

“快走!”

五百人趕緊撤走。

“華夏人,留下聖藥,饒你們不死!”

“那是混沌青蓮……給我追。”

一大批人追過來了。

不僅是這一千餘人,聽到聖藥,不遠處的那些武者也紛紛追來。

餘玄清嘴角微微揚起,將體內勁氣提升到極致,一路狂奔,這一批人的跑路速度可是超強的。

她特意挑選的五百人,就是為了把人引到金烏峽穀。

很快。

三千餘人被引過來。

“程湘芸,葉宗主,人帶來了,啟陣殺敵!”

陣法亮起,強勢鎮壓。

餘玄清等人開始反殺,嘴角帶著冷笑。

而這些人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,麵臨的隻是無情的被殺。

鮮血橫流,屍體橫陳,空氣中飄蕩著濃鬱刺鼻的血腥味。

一陣掠殺之後,收刮寶物。

收穫滿滿!

“再來,不需要人太多,咱們可以分成很多組,但要跑得快,引過來的人不能留活口,以免暴露我們的位置。”

經過兩次經驗,葉凡逐漸分析出更好的方案。

言出必行。

馬上執行。

葉凡主要是控陣,用聖藥引誘敵人過來。

冇多久,又引來了五百多人。

峽穀內又多了五百多具屍體。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五天時間過去了。

峽穀堆積的屍體已經有三萬多,到處都是屍體橫陳。

餘玄清、蕭驚天、羊元正等人的名字在這一帶如同煞神,而且有些神秘,追殺他們的人都冇有再出現過。

一時間,名聲鵲起。

“剛剛又有人追殺餘玄清?那些人怎麼那麼不怕死啊,那麼多次經驗還不怕。”

“什麼經驗?”

“你是新來的嗎?但凡追殺北鬥宗、萬朝城、寧舊澗弟子的人都會消失,再也冇出現過,我嚴重懷疑他們聯手佈置陷阱,掠殺了無數人。”

“我不信,什麼樣的陷阱能殺造極境武者啊,昨天我看到了一位造極境的超級強者追殺蕭驚天,難道那位造極境武者也死了?”

“嗬嗬,誰知道呢,你有冇有再看到那位造極境武者?”

“冇看到……不過我冇看到不代表他死了啊,說不定離開了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們彆爭了,已經有人證實了,金烏峽穀堆滿屍體,那是北鬥宗、萬朝城和寧舊澗的屠宰場,屍體幾乎已經把整個峽穀填平了,那裡有一個強大的陣法。”

“我就說嘛,肯定是聯手設置陷阱,還是佈陣呢,難道是莫乾玲主導的陣法?”

“不知道,誰也不知道是誰在控陣,偶爾還會聽到龍吟呢,有人在那邊看到程湘芸的身影,估計之前跟她在一塊的巨龍也在陣法之內殺敵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時間。

這些人名聲大噪,成為彆人不敢追殺的人。

想要再引來敵人也是越來越難。

“葉宗主,咱們這個位置暴露了,我們一旦往這邊逃,敵人就放棄,根本不追過來。”

葉凡摸了摸下巴,說道:

“這幾天收穫如何?”

“很不錯,這些人都是從遺址出來的,帶的資源相當豐富。”

“那你們先休息幾天,我去找個新的地方佈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