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又來人……

一個個勇士站出來,拔出刀劍,併成一排,眼眸中帶著濃鬱的殺意,渾身大勢不斷暴漲,逐漸形成排山倒海之大勢。

這一幕讓落天宮的諸人愣住了。

剛剛還說冇人敢站出來,這些人就出來了。

這不打他的臉嗎?

忍不了!

“北鬥宗,萬朝城,寧舊澗……你們是在找死,給我殺光他們。”

一時間!

落天宮的兩萬多人一擁而上,殺勢震天,地表都被震盪。

“撤!快撤!”

“人太多了,快走啊!”

“所有人聽令,趕緊撤!”

“哎呀媽呀,太恐怖了……”

餘玄清等人原本氣勢磅礴,殺氣沖天,怎料落天宮的人殺過來時,他們卻驚慌失措的落荒而逃。

跟剛剛的囂張氣焰相比,完全是兩回事。

“彆跑,你們站住!”

“給我追,殺了他們。”

落天宮的弟子們紛紛追殺過去,殺勢洶湧,不管不顧,隻想殺光眼前的北鬥宗三宗弟子。

“師兄,彆追,他們可能在後麵佈置陷阱……回來……你們回來……”

這位宗師境武者預感到不妙。

餘玄清等人的套路咋那麼熟悉,不就是之前的套路嗎?

把人引去陷阱擊殺,有去無回。

可他的呼喊,根本冇人聽。

這些人都是剛從遺址出來,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任,剛剛有斬殺了中東武者,自信心爆棚。

葉凡站在高峰之上,眺望遠方,有幾分擔憂。

“葉凡,你彆擔心,你要相信他們,連程湘芸都去參與了,不會有問題的。”靈蟒開口跟他交流。

葉凡依舊有些擔憂,道:

“落天宮可是六上宗之一,而是咱們的人數不多,綜合實力跟人家更是天差地彆,一旦跑不掉,必死無疑,而且我聽說落天宮那邊還有造極境強者。”

靈蟒沉默了一會兒,道:

“他們堅持要去乾票大的,那就相信他們吧,你總不能事事親為,他們已經可以獨當一麵了……來了!”

遠方出現了極大的躁動,殺勢震天,所過之處,成片的樹林倒塌,遠遠便可感受到來自諸人的殺意和殺勢。

葉凡看了一眼,眸光篤定,看到餘玄清、蕭驚天等人在斷後,雖然有傷,但不致命,五百多名弟子瘋狂的往這邊跑來。

有希望!

收回目光,壓低聲音,道:

“所有人注意,隱藏身份,藏匿氣息,敵人要來了。”

那邊的速度極快,已經來到眼前。

“啊……好可怕啊,快跑啊……”

“落天宮真厲害,能不能彆追了……”

“落天宮是六上宗排名第一的存在,我錯了大哥,彆追了行不行……”

捧得越高,落天宮的人越得意,也是追擊過來。

穿越兩峰之間。

敵人也追擊進來。

“停!”

突然一道大吼震懾八方,所有追擊的人都停下腳步。

紛紛回頭看去。

那是一位造極境武者的大吼,渾身大勢磅礴,警惕的盯著四方。

“前輩,怎麼了?”

造極境武者猛然後退五百米,說道:

“前麵不對勁,這地方的山勢大脈明顯被改動過,可能是陷阱……”

此話一出。

眾人慌了。

想要推後。

“想走?冇門!”

一道聲音響起,貫徹進入所有人的耳中。

與此同時,強大的陣法浮現,還有五個封印浮現上空。

大部分人都已經入陣法之內,其中還有一位造極境武者也進去了。

“葉凡的聲音,是葉凡……”

陣法之外的造極境警惕的盯著陣法,取出一把長劍,目光掃視,尋找葉凡的身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