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殺!”

葉凡的聲音再次出現,一聲令下。

陣法之內出現了陰陽圖,變幻化作八卦陣,陣法上的符文閃爍,亮起金光閃閃的光暈,不停的環繞。

無形中有巨力壓製而下,空間似乎都被改變,腳下似乎出現了一座大嶽之山在拉拽。

“陣法之力……我動不了了……”

“我被壓製了……我……噗……”

北鬥宗三宗弟子已經殺出,手持利刃,渾身殺意,斬出最強一招,刀光劍影揮出,伴隨而來的是鮮紅而又滾燙的血液。

“葉凡,有種你出來,我跟你一戰!”

站在陣法之內的造極境武者看到無數的弟子死在眼前,憤怒不已,抬頭看向陣法之上,大聲怒喊。

葉凡淡淡的說道:“靈兒,那個造極境武者交給你,應該有很豐富的營養成分。”

“吼!”

一聲怒吼,伴隨著龍吟。

巨大的九彩巨龍出現了,俯衝而下,身上泛著淡淡的金色光暈,那是陣法和封印的加持,速度極快。

“萬象巨陣,壓!”

葉凡的聲音響起,隨即出現了一股巨力狠狠的壓下。

原本隻是麵色凝重的造極境變得臉色有幾分蒼白,將體內的勁氣運轉至極致,抵禦陣法的壓製,還有應對巨龍的襲擊。

這時!

陣法之外的人很著急,先要尋找陣眼,不停的繞著陣法行走,尋找,卻始終找不到。

“葉凡,你難道不怕我落天宮報複嗎?”

站在陣法之外的造極境盯著陣法內,宗門之人被屠殺的場麵,咬牙切齒,滿腔的殺意溢位,恨不得現在就將葉凡碎屍萬段。

葉凡的聲音傳來:

“仇恨已結,能殺一個算一個,我現在放過這些人,難道你們落天宮就不會與我為敵嗎?”

在遺址內,雙方已結仇。

葉凡更是利用《逆亂八則》將落天宮的一位造極境武者打回青年時代,修為也倒回宗師境,那人不知現在如何了。

如果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,估計精神會出問題。

陸瑤來到葉凡身邊,道:“葉宗主,那些人不在陣法之內,我去殺他們。”

“不用!”葉凡攔住她,道:“我們的目標是以最小的損失獲取最大的利益,既然他們不入陣,那就算了,不必強求,他叫什麼?”

陸瑤說道:“費樓,我記得他入遺址之前是入聖境巔峰,看來是在遺址內突破了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不用理會他們,他們入不了陣,先把陣內的人殺了,我控陣,他們進不去,若是不走,我一會兒殺了他們。”

陸瑤縱身一躍,入陣。

踩在巨龍身上,看到巨龍已經咬住造極境武者的一條手臂,瞬間化作一道劍芒掠殺過去。

噗!

利劍穿過造極境武者的腹部,大腸都流出來了,一堆泥濘。

“哞!”

巨龍將整個人吞食,咬得血液從牙縫裡濺出。

很是滿足。

這種級彆的武者對於牠來說,那可是非常有營養的,對修為有極大的好處。

低頭,看向下方諸人。

滿地的屍體,俯衝而下,張開大口,張開利爪,開始獵殺。

葉凡隱藏在暗處,操控陣法,壓製敵人,目光看了一眼陣法之外的費樓,他在猶豫,他在糾結。

“落天宮弟子聽著,馬上撤離。”

轉身第一個走了。

他有預感。

一旦陣法內的人全部殺光,葉凡會對他動手,而他不敢保證自己能斬殺葉凡而不被反殺。

冇多久。

陣法之內已經無生還者。

三宗弟子在收刮寶物,收穫滿滿,露出笑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