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笑了笑,並未再說話。

走出去。

檢查其他病人。

胖子已經可以自由行走。

最近這段時間的午餐和晚餐都是胖子表姐免費送的。

葉凡給胖子治病,一分錢不要,表姐就答應免費給他們做飯。

“禿鷲,你知道王五在哪裡嗎?”

禿鷲也可以自由行走,但不能劇烈運動,說道:

“他去解決和林家的恩怨了,燒惡犬山的主犯林德昌已經被警方逮捕,他還在找其他參與者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幫我聯絡一下他,我想找他借一條惡犬,越凶越好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抬頭,看向天空。

太陽不是很大,可能也是下午了,偏西。

天空上有烏雲在醞釀,似乎今晚會有一場大雨。

一個小時後!

到了下班的時間。

王五帶著三條惡犬過來,奇醜無比,還有一股難聞的異味。

“葉醫生,我給你帶了三條過來。”王五大方的說道:

“阿拉斯加犬、捷克斯洛伐克狼犬、鬥牛獒,這三條的戰鬥力絕對杠杠的,一口就能咬掉一人的喉嚨。”

胖子的表姐送飯過來了。

“葉醫生,來吃飯啦!”

葉凡說道:“王五,今晚有時間嗎?跟我出去一趟,我怕控製不來這些狗。”

“必須有!”

“葉醫生,我怎麼感覺你身上有一股寒氣啊?”

王五大口吃肉,嘴裡有些含糊,看了一眼葉凡。

葉凡也在大口吃,今晚一場大戰,必須得吃飽,說道:

“劉家人抓了我小姨子,關在冷藏庫裡,我去救人了,今晚咱們搞劉家請來的一個高人,你不需要出手。”

“對了,你帶把刀,需要用到你的惡犬血。”

吃完飯。

天空黑得比較快,烏雲密佈,但冇有下雨。

有些悶熱,天空有些昏沉。

兩人踏著黑夜出門。

三條惡犬緊緊跟隨,撥出猩紅的舌頭,喘著粗氣。

本來這場戰鬥是想帶楚明心一起的,現在她的身體狀況不允許,隻能作罷。

帶她隻是葉凡的一個藉口,想和她獨處而已。

還未到楚家彆處,已經感覺到附近煞氣瀰漫,葉凡兩人下車。

“這什麼地方?怎麼煞氣這麼重?”王五看著前方黑雲壓下,前方一棟彆墅的正上方的烏雲最為密集,也壓得最低。

煞氣瀰漫開來,就是從彆墅那邊出來的。

彆墅大門有四位壯漢守著,站在保安亭,有些悠哉。

“這就是我們今晚要處理的東西。”

葉凡打開後備箱,拿出一個大袋子,邁著步伐走進去。

四位壯漢看到兩人三犬,當即攔路。

“你是……葉凡?”

葉凡正準備說話,三條惡犬直接撲上去,張開大嘴,露出襂人獠牙,直接撲到四人。

“啊……王五的惡犬……”

“救命啊……”

任由他們如何呐喊,惡犬直接咬破喉嚨。

葉凡看向王五,隻見他露出靦腆的笑容,說道:

“擋路者死!”

葉凡也不說什麼,走進去,惡犬的戰鬥力夠強悍的。

突然!

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彆墅出來,一身道袍,拿著一根佛塵,長長的頭髮披肩,一副隱士高人的模樣。

倒也有幾分仙風道骨的風韻,邁著輕盈的腳步,走過去。

他的身後又出現一人。

是魏英!

“師父,他就是葉凡!”魏英指著葉凡,咬牙切齒,雙臂都還冇好全,不能施法,這次是跟隨師父來學習的。

“惡犬?”王道長的注意力在三條惡犬,眉頭微微一皺。

身為風水大師的他甚至狗血對風水大陣的破壞力,特彆是這種凶悍、野性十足的惡犬破壞力極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