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身邊的造極境以及入聖境武者們,他很是開心,目光掃視周邊諸人,數不勝數的武者已經將北鬥宗周圍堵死,連一隻螞蟻都無法進出。

“徐浩道友,聽說你在這兒很久了,給我們說說情況唄。”鮑蘭夢客氣的說道。

徐浩看了一眼北鬥宗的方向,道:

“北鬥宗有一個超級強大的護宗大陣,三五個造極境根本無法強攻,而想要破壞陣眼,估計得進入陣法之內,可陣法也是緊閉的,進不去,現在唯有強行破陣這一個方法。”

鮑蘭夢有些疑惑,道:“難道是莫乾玲?我記得在遺址內時,莫乾玲就跟葉凡是一夥的,隻是後來消失,不會是隱藏在北鬥宗內吧?”

徐浩搖了搖頭,道:“應該不是,據我所知,葫蘆島那一戰時,這個護宗大陣就已經存在,而且那時候就已經有造極境武者試圖破陣,所以應該可以排除莫乾玲,很有可能是天師府的人。”

“各位,猜測這些毫無意義。”拉嘉穆轉身,看向身旁的一位老者,道:

“這位是我們東南亞最強的術法者之一弗羅茲·甘地,她會破陣的。”

術法者本就不多,道行高深的更少。

眼前這位老者穿著當地的傳統衣服,裹得很緊,看不清麵容,但佝僂著背,手裡拿著一根柺杖,渾身散發出淡淡的異味。

“人已經到齊,事不宜遲,咱們破陣殺進去吧。”

說話的是張通。

他在遺址內被葉凡斬下一臂,如今已經用秘法和靈藥恢複,他對北鬥宗的恨、對葉凡的恨絲毫弱於其他人。

恨不得剝葉凡的皮,和他的血。

拉嘉穆看向旁邊的老者,道:“拜托了!”

老者緩緩的走向北鬥宗,雙手結印,嘴裡唸唸有詞,似乎有符文從嘴裡吐出,身上有一層淡淡的乳白色光暈。

就在她準備大展身手時,愣住了。

她身後的人也愣住了。

“宗門開了?”

“這……這是看到我們有超強術法者前來破陣,就識趣的開了?”

“管他什麼原因,隻要敢開,我們就屠儘北鬥宗。”

看著北鬥宗內無數弟子陳列成排,每一個都麵色堅毅,手持利刃,渾身殺意不斷瀰漫四周。

“殺進去!”

“等等!”

拉嘉穆攔住要衝進去的人,道:

“根據我的瞭解,北鬥宗內有一個很厲害的謀士,曾在遺址內殺敵無數,此刻,護宗大陣突然打開,無非就是引我們入陣,裡麵必定有埋伏,我不建議從這裡進去。”

張通有些不爽,道:“那你想怎樣?”

“強行破陣,我們這裡有八位造極境,難道還不能破陣嗎?陣破了,咱們就踩踏進去,踩碎北鬥宗所有人的頭顱。”

徐浩眉頭一皺,道: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我同意張通道友的做法。”

目光看向其他人,都點頭表示同意。

隨即!

八位造極境武者縱身一躍,似乎互相之間有照應,抬手揮動刀劍巨掌,如同山海般的奔騰殺勢鋪天蓋地而來。

轟隆隆!

八條殺芒宛若天降神罰,轟然砸向陣法之上。

隻見陣法上光華大作,大量的金色符文浮現,陣法紋絡越發清晰,金色的封印浮現,陣法出現了一股反彈力,轟然橫推四方。

周圍的一切都被彈飛,靠近陣法的武者們紛紛被彈飛,甚至有些人直接被這反彈之力打成重傷致死。

而陣法卻並未有絲毫損壞。

慘叫一片,哀嚎遍野。

“什麼?這……這麼牢固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