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退?”雷坤臉色略顯蒼白,擦掉嘴角的血跡,眼眸冰冷的看著不遠處的那位造極境,恨不得殺過去,道:

“大敵當前,你叫我退?我若退後,他會殺死更多人。”

“前輩,咱們暫時撤退,是為了引更多的人進來,王可前輩想要等把我造極境武者都進來。”

雷坤主導刀陣,霸道凶猛,抵禦一位造極境以及眾多入聖境武者,在陣法的加持下,抗住了造極境的攻擊,掠殺了多位入聖境武者。

抬手斬殺的破凡境、天仙境及以下境界的武者更是數不勝數。

他不想退,不然會有更多的弟子被殺。

他還一直奇怪,目前陣法所發揮出來的壓製力,不是王可前輩的全部實力,原來是要釣大魚。

目光看向那邊蕭景天,點了點頭,再看向那邊的魏楚,也點了點頭,再看向其他人,都點頭。

他們早就有一定的默契。

退!

大家一起退!

瘋狂後退,邊打邊退。

敵人以為他們是怕了,所以才後退。

更是興奮的追擊進來。

一下子湧入更多的武者,所過之處,皆被毀滅,北鬥宗的大量建築物被毀,到處都是流血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片慘叫。

魏楚等人被掀飛,重重的砸在地上,急忙爬起來,倉惶後退。

那可是一名造極境的強者。

“尋找陣眼!”

徐浩也進來了,他不著急殺敵,第一時間尋找陣眼。

他的身邊有幾位術法者,快速分散,尋找陣眼可能存在的地方。

北鬥宗內部。

王五、餘嘉芸等人正在通過法器監控看到戰場的畫麵,大家都很沉默,緊張,這一招以退為進。

“宗主他們還有多久到?”王五問道。

雲興朝說:“應該快了,再堅持一會兒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餘嘉芸有些興奮的說道:“來了,葉凡和萬朝城的弟子來了。”

王五轉頭,看向那邊的監視法器,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出現,葉凡帶頭,道:“副宗主,趕緊通知王可前輩,讓他放人進來。”

葉凡等人並未從正門過來,從北門進。

因為正門打開,敵人早已跑過去,準備隨著大軍殺進北鬥宗,北門這裡並冇有人。

葉凡等人來到北門時,門已開啟。

一行人衝進去。

浩浩蕩蕩!

“快,殺過去前麵。”

陳恒銘帶頭,一路狂奔,而葉凡卻停下了腳步。

根據指令,葉凡還不能出手,需要等待時機。

“萬朝城弟子聽令,咱們邊打邊退,不可戀戰,我們的目的是為了吸引更多的敵人進入護宗大陣,特彆是那些強者。”

陳恒銘的聲音在弟子中迴盪。

“是!”

眾人迴應。

石善芳看到身後出現了城主,出現了更多的萬朝城弟子,一下子激動了。

“大哥,二哥……”

“三妹……”

兄妹見麵,來不及敘舊,馬上奔赴戰場。

葉凡站在北門入口,看著遠方又來了一批人,那是寧舊澗的人。

清一色的女子,人手一把劍,移動的速度極快。

“葉宗主!”

“葉宗主,我們來了。”

“多謝!”

冇有過多的敘舊,急忙奔赴戰場。

葉凡看了一下,拉著一位弟子,問道:

“人都到齊了嗎?”

“到齊了。”

葉凡看著奔赴戰場的寧舊澗弟子,道:“人數不對吧?不是說至少有五萬人嗎?”

這名弟子說道:“我們寧舊澗更換澗主了,如今澗主是餘玄清前輩,而今天李秋水突然失蹤了,她下達指令,舉全宗之力尋找李秋水,能來這些人已經算不錯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