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敵人不斷深入,北鬥宗內已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敵人,數不勝數。

“殺,殺光北鬥宗弟子!”

“寧舊澗……果然是一夥的,殺光他們。”

“華夏的武者們,給我死!”

“……”

敵人殺勢越發旺盛,不斷增強,人數上不斷碾壓,戰力也不弱,特彆是那些造極境和入聖境的武者們。

陣法之外依舊有不少人準備進來,奈何裡麵太擁擠。

“終於進來了。”

一道有些慵懶,低沉的聲音傳來。

護宗大陣的入口關閉,外麵依舊有人,但所有的造極境都進來了,那些不重要了。

這道聲音貫徹進入每一個人的耳中。

隨著聲音的響起,整個護宗大陣的符文變得越發明亮,紋絡越發清晰,四周出現了二十多個封印。

封印金燦燦,垂落而下的金色光暈輕撫眾人,看似溫柔,卻帶著一股極為沉重的力道壓製。

“怎麼回事……陣法的壓製力怎麼突然變得這麼……”

“這是怎麼了?突然變得這麼強!”

“這封印……”

突然變強的壓製之力,令所有人都詫異了。

陣法的壓製最為致命。

無數人紛紛被壓得趴在地上起不來。

而北鬥宗、寧舊澗、萬朝城、嘉景宗、神龍組的弟子們絲毫不受影響,還能得到陣法之力的加持。

“糟糕,中計了!”

張通猛然抬頭,憤怒不已。

揮動手中長刀,騰飛而起,欲要斬破這個陣法。

噹!

一個封印直接脫離陣法,壓製下來,接住了他的刀芒,並且強行壓製而下,他承受來自陣法的壓力更加大,整個人幾乎承受不起。

更令他絕望的是這個封印中央化出一杆槍,金色的長槍帶著淩厲的槍芒,脫離封印,直插而來,化作一道金光。

鏘!

“啊……”

胸腔被金色的長槍穿透,鮮血狂飆,身體被重重拉拽,砸在地上。

長槍消散。

他痛苦不已。

“張通,上次讓你逃了,這一次,你逃不掉了。”

一道白色身影出現在他的麵前,手持一把陰陽尺。

張通看清此人的麵容,心如死灰,充滿不甘,道:

“葉凡……你……噗!”

葉凡抬手一揮,直接斬首。

一個頭顱滾向遠方,脖子在狂飆鮮血。

葉凡很平靜,手指輕輕一動,收颳了他身上的空間法器。

他記得張通有幾樣很厲害的法寶。

餘光看向其他地方。

在陣法的強勢壓製下,所有敵人都幾乎喪失了戰鬥力,破凡境以下的都已經單膝跪地,或者趴在地上,成為任人宰割的魚肉。

北鬥宗等宗門弟子自然也是不客氣,進行收割。

葉凡將目光定格在不遠處的那位東南亞造極境武者身上,身影在原地消失,直奔而去,化作一道光影。

“不要……不……啊……”

劍芒掠過,他的身軀被劈成兩半,直接身死。

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。

雷坤主導的刀陣斬殺了一位造極境武者。

從遠方看向北鬥宗內。

那慘烈的場麵,鮮血淋漓,不管是黃種人還是白人亦或是黑人,都被屠殺,屍體堆滿腳下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快走……快走……”

“快回宗門!”

“屠宰場……北鬥宗已經變成屠宰場……”

“連造極境強者都被殺了……這……”

尚未入陣的弟子們看到裡麵慘烈的場景,驚呆了。

恐懼的窒息感襲擊靈魂。

慌亂逃走。

這場屠殺持續了很久。

方圓五十公裡內都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