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起碼有八萬人……北鬥宗還真是大手筆。”

說話的是來自神龍組的傅河。

他並未進入戰場,隻是站在遠方觀戰,如此慘烈的一幕發生在眼前,連他都震驚了。

“整個北鬥宗都是劊子手,都是狠人。”一名老者露出淺淺的冷笑,道:

“如果不是這種狠人,葉凡如何跟六上宗鬥,此一戰之後,必定會引起天照宗和落天宮高層的注意,北鬥宗即將麵臨的會是這種更加強大的存在。”

“前輩,你覺得北鬥宗能扛得住六上宗的報複嗎?”傅河問道。

老者思索一會兒,道:

“北鬥宗能不能扛得住我不知道,至少牧牛人不會讓葉凡死掉,很多人都不希望葉凡死,我聽說劍神塚那邊對葉凡也很關注。”

傅河猶豫了一會兒,道:“葉凡真的會成為那個人嗎?”

“不知道,至少現在看不出來,不過他在候選人名單裡麵,應該是值得關注的,而且其他候選人都是三仙門和六上宗的人,隻有他在九下宗。”

一場戰鬥結束了。

北鬥宗等宗門大獲全勝,收刮到無數的寶物,看著滿地的屍體,這些都是他們的戰績,興奮不已。

直到現在還有點不真實感。

“我們……我們居然贏了。”

“我們擊敗了天照宗和落天宮,擊殺了造極境,好不真實啊!”

“冇想到我們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。”

葉凡站在半空中,俯視而下,到處都是屍體,到處都是流血,手持陰陽尺,不曾言語。

王可來到他的身邊,微微一笑,道:

“師兄,我的任務完成了喲,彆忘了你的承諾。”

葉凡拿出一本小冊子,丟給他,道:

“是你自己要練的,到時候師父怪罪下來,你可彆把我搬出來,我不背鍋。”

王可急忙接住,道:“不會,絕對不會,對了,師姐呢?怎麼冇回來啊?”

“鬼知道她在哪裡,說不定又在那個老怪物的老巢裡翻騰吧。”葉凡太瞭解師姐的性格了,道:

“師弟,我們即將麵臨的是整個天照宗和落天宮的直麵,你能不能彆走,留下來幫我。”

“不可以,我在外麵還有事呢!”此一戰!

北鬥宗的名氣徹底打上六上宗,吸引到六上宗的高層關注,更引起很多海外的組織的注意。

北鬥宗這一勝仗打得漂亮,收刮無數修煉資源。

寧舊澗,萬朝城和嘉景宗都分得一部分回去。

萬朝城回宗的第一件事就是閉城修煉,任何人不得外出,同時也從北鬥宗將林希月接回去。

葉凡也宣佈北鬥宗處於半封閉的狀態,非必要不可外出,專心修煉,煉化這次從遺址內帶回來的資源。

有了資源,提升修為不是問題,他需要的不是某個人變得多強,而是綜合實力變強,唯有如此才能對抗六上宗。

“五叔,你怎麼不去閉關啊?”

葉凡來到王五的居所,看到他正在搗鼓著什麼,似乎是在進行某種試驗。

王五很隨意的說道:“副宗主,餘嘉芸等人都閉關了,宗門總得有個人管理,而且我最近可能要有所突破,給你看看我的傑作。”

放下手頭的工作,帶著葉凡來到一個山頭。

“金毛,過來!”

呼!

一隻惡犬跑過來,體型龐大,身體健碩,眼眸變得靈動起來,不像是野獸。

“妖獸……”

葉凡有些詫異。

他知道王五一直在搗鼓著想要讓他的惡犬變成妖獸,冇想到居然成功了,眼前這隻惡犬已經進化成為妖獸,雖然還處在最低級的煉體境,但至少已經完成了進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