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們去哪個大凶之地?”

“鶯歌海!”

“鶯歌海,我聽說這個凶地很詭異,海底有洞天,具體是什麼,無人知曉,從未有人進去還能出來過。”

“是這麼說,但三仙門肯定知曉了那裡的秘密,不然不會出動的,具體是什麼,我也不知道。”

葉凡有些意動了。

他也想去看看。

“葉凡,你可彆去,現在他們就算真的打入鶯歌海,得到想要的東西,也隻是得到方法和線索,還不能去新世界,你聽過仙子候選人嗎?”

“仙子候選人?這又是什麼?”

“在三仙門和六上宗之間流傳一則傳說,前方新世界需要仙子的指引,而仙子是誰,尚且未知,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五個候選人,都是驚才絕豔之人,你好像在其中。”

“我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葉凡直接就懵了。

“估計是你的存在感太低了吧。”

“……”兩人聊了很多,聊到很多莘密。

池小天對於葉凡也是知無不言,他做這個情報機構也是為北鬥宗服務的,而且發展得非常快。

葉凡聽到了很多震撼的訊息。

程湘芸和陸瑤更是震撼不已,很多事情都是她們以前未曾接觸過的,連聽都冇聽過,總覺得這個世界隱藏著大秘密。

“總體來說,想要打開新世界的大門,需要仙子,至於怎麼做,我也不知道,但仙子隻需要一人,目前候選人有五個,可能會引起一些爭端,你務必要小心。”

“我不是存在感很低嘛,一般不會引起彆人的注意。”

“是啊,你也是剛剛浮現出來的,就目前來說,你的確冇能引起三仙門的注意,但其他四人都已經是三仙門的寵兒,堆積了大量的資源隻為讓手中的候選人成為那個萬眾矚目的仙子,不少人在這事上爭得頭破血流。”

“那些事先不用管,我得先解決六上宗這事。”葉凡喝一口茶,摸了摸下巴,道:

“天照宗和落天宮擺個鴻門宴,不好解決這事,一旦發起難來,我恐怕插翅難飛。”

“劍神塚!”池小天緩緩說道:“你可以請劍神塚的人擔保,不過恐怕要付出一定的代價。”

“我去一趟無相秘境!”

葉凡冇多久離開了。

帶著兩個絕世佳人,聯絡了白狐女王,得以進入無相秘境。

白狐女王等人已經從遺址出來,並且得到一個訊息。

那個遺址將會自毀,化作凶地。

這是白狐女王見到那位妖獸女子,得到的訊息,讓牠們儘快出來。

葉凡直奔那位屍體前輩。

他想請這位屍體前輩出山,一起去天照宗談判,這位絕對強橫,到時候必定可以橫掃一切。

就是不好溝通。

屍體前輩始終無動於衷,嘴裡一直在低語:勿覓仙!

“葉宗主,他已經是屍體,聽不懂你說什麼,估計也離不開這片區域。”白狐女王化作人形,是一個穿著雪白古裝的貴婦,美豔、成熟、高雅,肌白如雪。

葉凡有一個瘋狂的想法。

身形靠近屍體前輩,突然抱起,猛然的往外麵奔跑過去。

“啊……”

還未出洞口,一聲慘叫傳來。

葉凡直接橫飛,砸在外麵的水池裡,衣服都爛了。

屍體前輩站在半路,冇有絲毫的氣勢和怒火,嘴裡始終嘀咕著:勿覓仙。

“葉凡!”

程湘芸急忙過去將他攙扶起來。

“我冇事!”葉凡擦拭嘴角的血跡,道:“太強了,我都不敢放進空間法器,我怕撐不住。”

白狐女王冷笑,道:“彆弄傷了自己,你帶不走牠的,你還是想其他辦法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