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若隱若現中還能看到符文在閃爍。

“文筆峰,好風水!”

葉凡讚歎一句。

“我就不去了。”程湘芸歎了口氣,送到這裡已經夠了,一路上和葉凡嬉嬉鬨鬨,也挺開心的,道:

“陸瑤,咱們去附近看看。”

葉凡帶著時朝陽和楊梅麗前行,兩女看著他們的背影逐漸遠去。

“小姐,王五說的有道理,咱們參合進來,隻會給北鬥宗帶來毀滅性的危害,三仙門一旦出動,北鬥宗的消失,隻需要一瞬間。”

陸瑤自然是知道小姐的心意和擔憂。

程湘芸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明白,所以咱們隻能送到這兒,希望他能活下來,如果他真的要死了,就算引起三仙門的注意,我也會在所不辭,我連死都不怕,還怕這種事!”

陸瑤饒有意味的看著她,道:

“小姐,你……自從認識葉凡之後,你變了很多。”

“是嗎?我不一直都這樣的嗎?”

“認識葉凡之前,你高冷,從來不會笑;認識葉凡之後,你臉上出現了很多情緒,喜怒哀樂,這一路來,你經常笑,你笑起來很美。”陸瑤有些感慨,一路上看著小姐的改變,道:

“都說人世間最美妙的東西就是愛情,以前我不信,看到你的變化,我信了,人呐,一旦陷入戀愛,會有很大變化,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。”

“小姐,你要不要跟葉凡攤牌?他知道你的心意,但他不願捅破那層窗戶紙,你也不說,難道就一直這樣曖昧嗎?”

程湘芸聽她這麼一說,仔細回想。

好像確實如此!

不知不覺,自己變了很多。

“這種事不應該是男人主動嗎?你勸我乾嘛,你去勸他呀!”

陸瑤抿了抿嘴,道:“小姐,這個世界上呢,有男追女,但也有女追男,雖說主動的那一方會處在劣勢,但你若真想,劣勢也是冇辦法的,你想想看,秦傾城,她不就是主動,成功了嗎?”

“瑤瑤,你什麼意思?難道我要像她那樣表現得風情萬種,搔首弄姿嗎?我纔不要。”

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,葉凡很優秀,喜歡他的人很多,據我所知,李秋水也喜歡他,我聽說李秋水離開寧舊澗了,而且寧舊澗舉全宗之力尋找,總覺得這裡有文章。”

程湘芸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我們得找時間去一趟望海樓。”

兩人閒聊著。

雖說有主仆之分,但她們更像姐妹,情感深厚。

陸瑤能夠加入崑崙,也是程湘芸為她求情,神龍組才力保。

徹底看不到葉凡三人的身影,兩人這才轉身,消失在叢林中,依舊會有話語傳出。

“你主動一下,就會有故事了;不主動,永遠不會有故事。”文筆峰,其中一座山峰上。

這裡屬於外圍圈,周圍巨樹林立,建築恢宏,都是複古的建築,看起來很美,俯視而下,可以看到下方的叢林,彷彿置身在仙境中。

“前輩,北鬥宗葉凡真的敢來嗎?”一位青年詢問旁邊的中年男子。

中年男子看了一眼遠方,說道:“這是給他唯一的機會,若是不敢來,我直接滅了北鬥宗,不會再給他任何談判的機會。”

旁邊另一位婦人說道:“彭春道友,隻要他敢來,達不到我們的要求,也不會讓他輕易離開,來到這裡,他就出不去了。”

彭春笑了笑,說道:“老朱,你還彆說,這個葉凡還真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,居然敢答應來這裡,難道他不知道這對於他來說就是龍潭虎穴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