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然!

一條惡犬轉身,狂吠!

王五回頭一看,頓時驚呼,道:

“葉醫生,這……你快看……”

“這不是剛剛被我的惡犬咬死的四個人嗎?他們怎麼……”

葉凡看過去,眉頭微微一皺。

四個壯漢動作僵硬的走過來,脖子上的傷口依舊在流血,血液已經染紅了衣衫,雙目呆滯,翻白。

四人已死!

“屍煞術!”

葉凡脫口而出,並未慌張,隻是有點詫異而已,道:

“冇想到你會的還挺多,連屍煞術都會,加上巫蠱之術,現在又有風水之術,看來你也不簡單呐!”

王道長嘴角露出驕傲的笑容,說道:

“葉凡,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拜我為師,這些我都可以教給你,你若執迷不悟,便如這些屍體一樣。”

四具屍體動作僵硬,緩緩走來,傷口還留著大量的血液,浸透渾身衣衫,雙目呆滯,身上帶著一股煞氣。

被風水師王道長操控,儘管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辦法,但這是一種屍煞術。

三條惡犬狂吠,似乎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,咧嘴就要撲上去。

王五也警惕著。

葉凡抬頭,看了看烏黑昏沉的天空,一臉淡定,說道:

“就你這種歪門邪道,老子還不放在眼裡呢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的師門是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樣,若都是修行這種邪術,我會替天行道,滅了你的師門。”

王道長一聲冷哼,眼眸冰冷,妖風大作,道:

“哼,年輕人,好大的口氣,彆以為破壞了我的風水大陣,尾巴就翹上天了。”

“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法術。”

手中拂塵輕輕一揮,四具屍體發出嘶吼,儘管動作僵硬,但依舊撲向葉凡。

“上!”

王五手中長刀警惕,嘴裡大喊一聲。

三條惡犬撲上去。

“嗷嗚……”

惡犬發出憤怒的吼叫,撕咬過去。

一口咬下,屍體並未有任何的痛感,也不會發出慘叫。

雙手抓住一條惡犬,扯開。

惡犬嘴裡咬著一口肉,被他直接扔向遠方。

似乎力氣變大了許多。

屍體衝向葉凡。

葉凡無所畏懼,手握拳頭,一股磅礴之力轟然而起。

嘭!

直接將一邊臉打臉,屍體砰然倒在地上。

誰知,這屍體慢慢又爬起來。

“嗯?這麼頑強的嗎?”

一腳狠狠踩下去,再麵對另外一具屍體,從側麵打向他的腦袋,腦袋轉了好幾圈,然後掉下。

可他即使是無首屍體,依舊想要伸出雙手攻擊葉凡。

“冇完冇了了,是吧?”

葉凡拿出一張黃紙符,咬破舌尖,取一滴血,滴落在黃紙符,伸手快速畫符。

粘貼在屍體的胸口上。

屍體定住了。

如法炮製,四具屍體全部被貼上黃紙符。

“定屍符?”

王道長略微詫異。

不過並未慌張,他想要知道這年輕人的極限在哪裡。

所以並冇有馬上使出殺招。

雙手結印,取出一張黃紙符,隨著嘴裡唸唸有詞,黃紙符自燃。

貼在屍體身上的黃紙符也自燃起來。

屍體又開始動了!

葉凡也在試探王道長的實力極限,看到自己的黃紙符被燃燒,道:

“哎喲,還不錯嘛!”

指間寒芒乍現,身影快速移動,穿梭在屍體間。

指間寒芒已經消失,銀針進入屍體內。

四股陰風從屍體內飄出。

四具屍體彷彿得到瞭解脫,轟然倒下。

惡犬猛然撲上去,直接啃食。

“什麼?破解了?”

王道長這次的詫異更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