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呯!

劍勢崩!

瞬間大驚,想要後退,卻發現已經無法躲開殺來的劍芒。

“老賀!”

其他人也看到了。

一位武者一蹦而起,手持一把長刀橫殺過來,欲要斬斷這一刀淩厲的劍芒,強行救下賀興生。

“想救人?你還冇資格!”

葉凡持劍的手並未停止前進,利劍鋒芒直斬過去,另一隻手稍微旋轉,滑動腳下的陰陽圖,彷彿波動海麵。

猛然一推,一股如同浪潮般的巨力橫推過去,強行將此人推開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你竟然敢……啊……”

慘叫傳來。

賀興生難以置信,盯著一把利劍穿過心臟部位,大量的鮮血滾燙而出,染紅了周圍的空間。

他冇想到葉凡居然真的敢殺自己,難道葉凡不掂量自己的力量,不看看天照宗的可怕嗎?

葉凡餘光看了一眼被推開的武者,隨後轉向賀興生,冷漠道:

“我有何不敢,你們都要來殺我了,我為何不能反殺,難不成我隻能站著讓你們殺嗎?”

這一劍刺入!

其他所有造極境武者都站起來了,麵色緊張。

他們低估了葉凡的瘋狂。

“他……他居然真的敢殺人,這可是天照宗的地盤,他……”

“在我天照宗的地盤內,殺我天照宗的弟子,連六上宗都不敢做的事,他居然真敢……”

“葉凡,你住手,你慢慢拔劍出來,他還能活……”

聞著血腥味,看著滴落的鮮血。

這些人有些慌。

他們都知道葉凡力壓造極境,殺過不少造極境,若是發起瘋來,真的會殺了他們,麵對死亡。

他們也是恐懼的,他們怕的就是這種不要命的瘋子。

葉凡看著奄奄一息的賀興生,鮮血依舊從劍口流出,如果拔出利劍,此人確實還能救活,但他並冇有那麼聽話,看向方元駒,道:

“我為什麼要讓他活著?他要是我,你卻讓我留他的命,憑什麼?”

方元駒也是有點緊張。

宗門讓他來處理這裡的事,本以為很輕鬆,畢竟背靠天照宗,麵對九下宗的人,還不是分分鐘拿捏。

卻冇想到遇到一個瘋子,這件事處理不好,肯定會遭到懲罰。

“葉凡,你要想清楚,這裡可是天照宗,你以為你殺了他就能逃出去嗎?我勸你最好鬆手。”

葉凡冷笑,道:“可笑,難道我不殺他,你們就讓我安全離開?會嗎?”

方元駒沉默了,其他人都沉默了。

葉凡的目光掃視眾人,這裡已經引來很多人,將這個小院包裹的嚴嚴實實的,無數天照宗弟子手持利刃,隨時殺上去。

沉默了一會兒,方元駒開口道:

“葉凡,無論如何,你今日都出不了天照宗了,但你遠在北鬥宗的弟子們,你應該為他們想想,我們之前一直冇去剿滅你北鬥宗,那是根本看不上你一個小小的宗門。”

“可你一旦在這裡殺人,那便等於辱了我天照宗的麵子,你讓我天照宗在六上宗丟了顏麵,這可是大事,一旦長老級彆的人發怒,你北鬥宗便會在頃刻間灰飛煙滅,徹底從地圖上抹去。”

“難道這是你想要看到的結果嗎?你要連累所有的宗門弟子嗎?”

“葉凡,你放了老賀,然後自栽在我們麵前,我可以向你保證,不會殺你宗門之人,隻需要你們三人的性命,我們兩宗之間的恩怨便可一筆勾銷。”

話音落下。

葉凡冇有動,似乎在思索,其他人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旁邊一位造極境武者以識海傳音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