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方道友,葉凡一條命抵不了我落天宮死去的那麼多條人命,難道真的放過北鬥宗那些人嗎?”

方元駒的餘光看了他一眼,識海傳音,道:“你傻還是我傻,北鬥宗必須要滅,現在局勢被他掌控,咱們的先讓他看到希望,讓他放心,他必須死,北鬥宗必須滅。”

“明白!”他頓時明白,方元駒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人,現在事情鬨成這樣,他更加憤怒,看向葉凡,道:

“葉凡,我代表落天宮同意方道友的說法,隻要你放了老賀,然後自殺,我們不會為難北鬥宗,如若不然,我宗門高層會親自殺去北鬥宗,將北鬥宗從地圖上抹去。”

噗!

他的話剛說完,葉凡手中的劍橫切,從心臟處往右邊切除,掠過胸口,將身軀切成兩段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“瘋了,他瘋了……”

不需要更多的言語爭論!

行動說明一切!

一劍橫切,徹底斬殺賀興生,鮮血流淌在陰陽尺,滴落在地板上,滴答聲響,很清脆。

眾人都驚呆了。

連站在葉凡身旁的兩人也呆住了。

他們知道宗主凶猛,冇想到居然真殺了天照宗的人。

“葉凡,你……”方元駒徹底怒了。

這件事他辦的不漂亮,弄得宗門被一個小小的九下宗折了麵子,必定會受到責罰,殺意鋪蓋而來。

葉凡一臉冷漠,盯著前方諸人,道:

“這就是我的選擇,你們一起上吧!”

“你這個瘋子……”方元駒找不到彆的詞來形容,道:“你真的不怕死嗎?”

葉凡看向身邊兩人,說道:

“你們兩人今日就好好看看,隻是眼前這些人,奈何不了我,隻要你們不離我十米遠,我可護你們周全,參悟道法、感悟道意,近距離接觸戰鬥是最有效的。”

葉凡曾在銅棺的地獄界內近距離接觸古戰場,有了很多的感悟,修為提升極大,如今麵對這些造極境,他有絕對的把握。

但他知道天照宗有比造極境更強的武者,隻是還未現身罷了。

談,談不攏!

那就殺,殺到服!

“宗主,這些人都好強……”時朝陽的臉色恢複正常,葉凡給予他絕對的安全感,幫他抵消來自八方的壓迫力。

但他依舊可以感受得到這些人的強勢,不僅僅是眼前的八位造極境,還有四週數不勝數的武者們。

葉凡摸了摸他的腦袋,道:“在氣勢上不能輸,敵人表現出強勢,你就要更強,你要有無所畏懼的精神,有捨我其誰的氣魄,敵人,那是我們變強的墊腳石,從來不會是阻礙我們前進的絆腳石。”

時朝陽被鼓舞了,不再那麼恐懼,逐漸給自己心理暗示。

“一起上,殺了他!”

方元駒開口了,一股磅礴大勢爆發,一時間,氣吞山河,右手握拳,轟殺過來,拳勢驚駭,腳下的青磚都裂開了。

其他七位造極境武者馬上揮動刀劍和長槍,殺過去。

八人齊出,氣勢如山海,殺芒劃破長空,擠爆周圍的空氣,八道磅礴的大勢殺芒奔襲向葉凡三人。

不僅八人,圍觀的入聖境、破凡境、天仙境等等武者都殺過來了,足足有千人之多,氣勢如虹。

周圍的一切被堵得水泄不通,如此大勢,在天照宗已經製造出一定的動靜。

葉凡很冷漠,環顧四周,腳下陰陽圖快速轉化成為八卦陣,一個個陣法符文在跳動,躍然而起,依附在他的身上。

陣法快速擴大,鋪蓋方圓十公裡範圍,將大部分人都籠罩進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