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此人天賦很不錯,若是願意歸順,但是不錯的選擇,膽識過人,氣魄極強,敢在天照宗直接動手。”

旁邊武者說道:“他這是愚蠢,這可是咱們天照宗的地盤,就算他再強,還能比您強嗎?他必死無疑了,聰明人不會在這裡動手。”

強者搖了搖頭,道:“不,他能當上一宗之主,說明他不是愚蠢的人,她肯定是有底牌的,而且這個底牌可以幫他脫身,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,我們拭目以待吧。”

此人乃是天照宗三長老史都,一名絕世強者,被這邊的動靜吸引過來,簡單瞭解了一下事情的原委。

頗有興趣的觀看戰鬥。

隻見葉凡拔出巨劍,恐怖的劍意鋪天蓋地,巨劍在手,直接橫掃,劍芒切割,如同死神鐮刀。

“啊……”

那些被陣法壓製的人根本無法動彈,實力還被削弱,寸步難行,麵對橫切而來的一劍,根本躲不開。

身軀被橫切成兩段,鮮血狂飆。

頃刻間!

殺陣已經殺至眼前,橫切過去的巨劍已經橫掃一圈回來,巨劍豎起,向前斬去,利劍鋒芒斬向殺陣。

鏘鏘鏘……

這個殺陣確實有點東西。

“給我頂住!”

三十八人聯手,氣勢驚駭,招式融為一體,翻倍增強。

若是普通的造極境巔峰麵對這一招,怕是擋不住。

隻可惜!

他們麵對的是葉凡。

葉凡在地獄界修行百年,修為已經更上一層樓,釋放出一些來自地獄界的毀滅氣息,劍身嗡鳴,奔騰而去。

呯!

破了三十八人的殺陣。

巨劍鋒芒依舊怒斬,斬向殺陣之人。

“啊……好強!”

“這麼恐怖的嗎?”

“我不服……啊……”

三十八人直接橫飛,重重的砸在地上,已經死了二十多人,其他人也重傷不起,充滿不甘,卻內心恐懼。

他們的眼神充斥著恐懼,充斥著害怕,那是從靈魂上的恐懼。

“剛剛那股氣息……”

重傷在一旁的方元駒一臉疑惑和震驚的看著葉凡,他感受到了毀滅的氣息,似乎在哪裡見過。

“遺址內,九陰溝的那一掌……冇錯,就是這種氣息!”

猛然想起。

葉凡在九陰溝一掌拍死十萬人之多,當時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這種毀滅性的,可以直擊靈魂。

葉凡可不會給這些人喘氣的機會,身影在原地消失,直奔而去。

噗噗……

連殺兩位入聖境武者,準備殺第三位時!

被擋住了!

是一位強者,手拎著一根黑棒,材質很不一般,黑棒上還有各種奇怪的紋路,隱約間散發出一股壓迫感。

“年輕人,你在這裡鬨得動靜夠大了。”

強者青年模樣,卻顯得極為老成,應該是個幾千年老怪物。

“破命境?”

破凡境,入聖境,造極境,再到破命境,破除命格,神魂不滅,即使肉身被毀,依舊可以重塑肉身複活。

這便是破命境的強勢特征。

葉凡退後,回到時朝陽和楊梅麗身邊,盯著前方的青年男子。

男子饒有幾分興趣的看著他,道:

“你的修仙之法很強,我也曾殺過修仙之人,但你這麼強的,我還冇殺過,你為何在此鬨事?”

“我懶得說,你問他們吧。”葉凡冷漠的盯著他。

方元駒急忙走過來,將事情解釋了一遍,稍微有點添油加醋,希望引起這位前輩的殺心,幫忙斬殺葉凡。

青年聽後,看向葉凡,眼眸中多了幾分讚許和欣賞,道:

“年輕人,你在外麵殺我天照宗弟子,如今又在這裡大鬨,已經算是折了我天照宗的麵子,但我看你天賦不錯,隻是缺少一個名師和平台,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,你若願意效忠於我,我可以既往不咎,你的宗門,我也會保全,你考慮一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