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巨龍化作一道光影,快速回到葉凡的手腕中,留下一句話:

“葉凡,你可不能有事,我們還要一起征戰呢!”

消失了。

葉凡腳踩陰陽八卦陣,環顧四周,這個陣法並不算大,隻是籠罩了四周的三座山峰的範圍。

而這個陣法屬於防禦型的,擁有壓製陣法之人的實力的效果,還能禁錮行動,宛若泰山壓頂般讓你寸步難行。

將腳下的陰陽八卦陣縮小,將更大的效果凝聚,徹底抵消敵人陣法的壓力。

以尺化劍,無儘劍意奔騰而起,肆虐的劍氣縱橫在雨中。

嗡!

巨大的陣法之上出現了三個封印,又出現了三位術法者掌控封印,直接拍打在陣法之上,更強的陣法壓製力震懾下來。

“就是現在,殺了他!”

那四位破命境武者再次動手,另外還有三位破命境和八位造極境武者加入,配合陣法的壓製行動。

這一股如山海大勢般的殺傷力比之前不知強多少。

葉凡也一下子感覺到了一些壓力,但並不礙事。

陰陽黑白爬上身軀,雙眼陰陽,一黑一白,激射出兩道光柱,激射前方,宛若鐳射,而葉凡手中陰陽尺斬出一劍。

“劍開陰陽!”

陰陽圖沸騰,八卦陣的每一個卦位都在沸騰,不停的翻滾,濃鬱的陰陽之力凝聚而來。

周圍的一切空間似乎都被牽動,大道在共鳴。

世界的法則之力在顫動,融入這一劍!

這一劍,不僅要殺敵,更要破陣。

“好強,殺!”強勢的陣法壓製,層層疊嶂,無形中宛若大嶽之山的鎮壓,特彆是三個新出來的封印垂落下來的無形重力。

葉凡腳下陰陽八卦陣,抵禦來自敵方陣法和封印的壓製,引動天地陰陽入體,雙眼陰陽,激射出陰陽光柱。

以尺化劍,一劍斬出,陰陽之力浩浩蕩蕩,引動世界根源之力,牽動萬物生靈之力,達到了空前的恐怖力道。

“殺!”

一聲低吟,洶湧的殺意不斷噴湧。

八位破命境和七位造極境趁著這個機會,使出最強殺招,毀天滅地般的殺來,空間被擠爆,被劃出一道道裂縫。

化作十五道殺芒,摧毀前方所有,迎接上葉凡的兩道光柱和劍芒!

嘶啦!

鏘鏘鏘……

金屬的撞擊,金屬的摩擦,格外刺耳,大量的星火迸濺出來。

“好強!”

“這……不僅僅是天地之力,我感覺到體內的陰陽出現了問題……啊……”

“陰陽失衡,他……他居然可以操控世間陰陽的平衡度,這怎麼可能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天地有陰陽,人體亦有陰陽。

葉凡這一招吸收萬物之力,吸收天地陰陽之力,以範圍為主,這些人靠近,自然也會受到影響。

體內陰陽失衡,或者受到乾擾,都會影響到他們發揮,甚至一陣失神。

噗噗……

一位造極境被陰陽光柱的陰柱刺穿了身軀,穿過胸膛,出現一個血窟,發出慘叫,整個人橫飛出去。

旁邊還有一人被一劍掠殺,將身軀劈成兩瓣,整個人驚恐,屍體橫飛,隻是他神魂未滅,驚恐的逃跑了。

嘭嘭嘭嘭……

眼看著葉凡在如此情況下還能連斬兩人,大家都急了。

控陣之人也急了,一下子跳出十幾個術法者,祭出封印,加持在陣法上,更加沉重的陣法之力壓製下來。

層層加碼!

葉凡終於感覺到一些壓力,利劍一劃,一個翻騰,猛然後退,神色凝重,微微抬頭,看向陣法。

十多個封印閃爍著金色的光芒,飄蕩的光暈緩緩垂落,帶著厚重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