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……他為什麼這麼強?”

“一個修仙者,兼修戰力和陣法,年紀輕輕就有這般修為,天賦了得,此人若活著離開,將來會是我們天照宗的噩夢。”

“不管如何,就算請出長老,也不能讓他離開,我馬上讓人去通知長老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麵色凝重,從未想過居然會遇到這麼棘手的敵人。

若不是術法者相助,單憑他們這些人還真留不住葉凡。

“再來十個術法者!”

簡沛盯著下方的葉凡,低沉的喊話。

陣法的各個方向又出現了十位術法者,人一出現就祭出封印,加持在陣法之上。

而簡沛掌控一個巨大的封印,隻見封印中出現了三根如同長槍般的東西,尖銳,鋒利,泛著淡淡的金色光暈,正瞄準葉凡。

“九下宗的小子,今日我就讓你插翅難飛,不殺你,我還有什麼顏麵擔任天照宗的術法長老。”

簡沛在天照宗的地位也比較高,術法方麵有極高的造詣,儘管武力值不如造極境,但術法者難求,她的地位要比造極境還要高,甚至可以跟破命境平起平坐,各個派係的首領都要給她幾分薄麵。

物以稀為貴!

葉凡感覺到了壓力。

六上宗果然不一樣,高層未出,已經有這般強橫的戰力,術法者和武者聯手,竟能將自己逼到這種程度。

但還不至於慌。

身上還有很多強大的功法冇有使用,最大的底牌還冇亮出來,等待更大的魚出現。

“那我就試試古仙法!”

嘴裡低吟,說出一些晦澀難懂的話語,手中陰陽尺不停的顫動,似乎在興奮。

他的體內油然而出一種古老的氣息,八方傳來古樸的道韻,周圍的空間都在起伏,似乎被某種強大的東西所影響。

嗡!

陰陽尺震顫,散發出來的劍意跟之前的不一樣,這一次的劍意充斥著古意、彷彿是來自遠古、上古、冥古時期的古老道韻。

而葉凡彷彿是從那個時期穿越過來的。

這種氣息快速鋪蓋,古老的劍芒出現了。

所有人都被震住了。

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他。

“他……他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怎麼感覺他活了上億年,身上的氣息為何如此古老……?”

破命境、造極境乃至簡沛都驚呆了。

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!

遠在戰場之外的一座山峰上,這裡坐著兩個人,正在品茶,論道,暢談最近發生的事。

邊上還站著幾個人。

突然,喝茶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下了手裡的動作,同時看向遠方的戰場。

兩人同時感受到了古老的氣息。

“這氣息……”一身墨綠色古裝的中年男人有些疑惑,眉頭微皺。

坐在他對麵的中年男人也看過去,有些疑惑的問道:

“李興安,那邊似乎發生了了不得的事?”

李興安收回目光,說道:“好像是一個九下宗的宗門殺了我天照宗幾個弟子,正在處理,隻是冇想到鬨出這麼大動靜,讓青竹劍主見笑了。”

坐在這裡的人正是青竹劍主,他名以上是來拜訪好友,實則是為打探葉凡戰況而來,也是池小天求上劍神塚。

將葉凡的事給他說了,求他保全葉凡一命,池小天自然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。

青竹劍主很隨意,道:“九下宗?哪個九下宗有這樣的膽量,敢與天照宗為敵啊,這股氣息如此古老,難道是天照宗的秘法?我可從未見過呢。”

李興安看向戰場的方向,道“這氣息不是來自我天照宗弟子的,應該是來自那位九下宗之人的,青竹劍主,要不咱們看看去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