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呀,我也想看看,是什麼人有如此膽量。”青竹劍主站起來,看了一眼身邊的年輕人,道:

“洪慶,咱們走,看看去。”

此人正是北鬥宗洪慶,在九下宗赫赫有名,但並未得到六上宗的關注,所以李興安也並不知道他的身份。

他在這裡聽著兩人論道、閒聊很久了,一直心急如焚,早就想去觀戰,可他必須要聽話。

終於可以去看看宗主了。

幾人縱身一躍,騰空而起,朝著戰場飛去。

卻遇到其他方向也有一些人趕過去,都是被那古老的氣息吸引過去的。

“史都長老,你也在?”李興安看到已經在觀戰的人。

史都是天照宗的三長老,早就再次觀戰,內心也是好幾次被葉凡震驚到。

古仙法蘊含古老的道韻,葉凡彷彿聽到了體內丹田有一口鐘在嗡鳴,迴盪。

噹!

輕閉雙眼,感受八方氣息,以尺化劍,古老的劍意不斷迸發。

敵人的位置,他一清二楚,十幾個敵人正在殺來,封印之上的長槍也殺過來。

斬!

冇有過多的花俏技巧,就是平平無奇的一斬。

卻帶著毀滅性的殺傷力,空間被拉拽殘破,斬破長空,斬儘前方一切,宛若一尊古神,無人能靠近。

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更是具有一定的毀滅性,震懾八方。

“擋住!”

“如此古怪,殺了他!”

“此人如妖,不能留!”

“……”

破命境、造極境武者們紛紛使出最強殺招,不僅如此,還有未曾出手的人也加入進來,還有大量的入聖境武者殺進來。

殺勢震天!

他們都意識到葉凡的古怪,一旦活下來,對於天照宗來說,必定是噩夢,拚儘全力也要殺死。

葉凡麵色冰冷,冇有更多的表情,也冇有花俏的招式,極其專注,一劍斬落,斬向前方。

“劍主,他這……”洪慶看到這一幕,驚呆了。

從未見到宗主施展過這方麵的招式,就像是隨手一斬,卻給人一種非比尋常的壓迫感,帶著一種毀滅性的氣息。

宛若一尊來自遠古的禁忌古神,帶著無儘的地獄毀滅屬性歸來,來到人間收割人頭的。

青竹劍主若有所思,這個氣息他熟悉。

亂天惡魔之手!

氣息相似,甚至可以說一樣。

隻是他不明白的是葉凡明明冇有施展亂天惡魔之手,隻是斬出一劍,為何會有這種氣息,而且這一招看似平平無奇,卻帶著極度毀滅的破壞力。

“怪,怪,以現世之軀,引動古老之氣,如此毀滅性的氣息,一般武者恐怕根本不能直麵,他卻能將之化為己用,了不得啊!”

青竹劍主發自內心的讚歎。

他一直都有在關注葉凡,看著葉凡一步步成長起來。

這一次見麵,又給了他一次驚喜。

李興安隱隱間感覺到不安,盯著戰場那邊,不曾言語,旁邊觀戰的天照宗強者們也不曾說話,都是靜靜的看著。

轟隆隆……

一聲聲巨響。

那一劍斬落了。

斬儘前方所有,敵人的殺勢遇到他的劍芒,瞬間化作虛無,根本不能阻擋分毫,兩位破命境被斬肉身,神魂飄蕩,驚恐的想要逃亡,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碾碎,那是地獄的力量。

五位造極境直接身死,血肉模糊,更多的造極境被震飛,皆以身負重傷,露出不敢和難以置信。

入聖境、破凡境等等無數武者更是直接被斬殺,死傷無數,哀嚎遍野。

而葉凡斬出古老的那一劍還未停止,依舊斬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