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觸及陣法!

呯!

很清脆的聲音傳來。

陣法出現了一道裂痕,緊接著密密麻麻的裂紋出現,如同蛛網。

伴隨著一聲爆炸。

這個陣法炸裂,徹底毀了。

陣法之上的術法者們紛紛被反噬,被彈飛,身為主控人的簡沛直接重傷,砸向遠方,站也站不起來,被大量滑落的泥土埋在下麵。

陣法破了,劍芒依舊並未停下。

繼續斬落!

地表不斷開裂,劍芒斬開,無儘的古老氣息在蔓延,深入地下。

這一幕幕引起了無數人的極度恐慌。

突然!

兩道光影出現,飛奔過去。

鏘鏘鏘……

鴻溝之下傳來刺耳的聲音,看到星火照耀。

“那是大護法周玫和六長老蔡星淵!”

“冇想到連大護法都出來了。”

眾人震驚!

而那一條鴻溝也停下了,不再深入,斬出的古老劍芒逐漸消散,但劍氣依舊在周圍飄蕩。

無數人依舊能夠感受得到古老劍氣的激盪,很多修為低下的人都無法承受這種毀滅性的古老劍氣,要麼被傷,要麼遠遠的逃離。

兩道身影從鴻溝出來,大護法周玫持劍,六長老蔡星淵持刀,兩人麵色凝重,臉色略顯蒼白。

目光盯著前方一襲白衣的葉凡,有些難以置信。

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這一劍之威,確實把他們驚到了。

葉凡也冇想到這一劍會有這麼強的威力。

雖說他在銅棺的地獄界修行百年,但都是看著彆人的招式偷學,隻是學到了皮毛,隻得其形,不得其神。

卻能有這般威力。

連他自己都被驚到了。

但麵對如此困境,這一劍的威力,正合心意。

“北鬥宗宗主葉凡!”

“北鬥宗?葉凡?”周玫思索了一會兒,搖了搖頭,道:“冇聽過。能夠擁有這般實力,還如此年輕,定然師門不凡,我或許認識你師父,你師承何人?宗門叫什麼?”

“北鬥宗啊,你聾了嗎?”葉凡有些不耐煩。

周玫也不生氣,道:“我不要你創建的宗門,我要的是你的師門,彆大水衝了龍王廟,自家人打了自家人,我天照宗和三仙門也有不淺的交情,你來自哪裡?”

年紀輕輕就有這般實力,她猜測葉凡必定是來自三仙門之一。

如果真是如此,她也不願意得罪。

葉凡微微一愣,冇想到對方居然誤認為他來自三仙門之一,一時,心生一計,故作神秘,道:

“師門讓我出來曆練,是為了讓我積累經驗,回去繼承大任,不可以靠宗門的力量,雖然他們就在不遠處窺視著,但我不會告訴你的,一旦他們出手了,就等同於我的曆練失敗,所以恕我不能告知。”

此話一出。

四周的人都驚呆了。

他是三仙門派出來曆練的弟子?

還要回去繼承大任?

難道是重點培養的弟子嗎?

遠方有三仙門的人在觀戰?

這……

一下子把不少人給乾懵了。

六上宗確實高高在上,但麵對三仙門這種恐怖的宗門,他們也是不敢得罪,隻能充滿敬意和膜拜。

目光掃視四周,看向遠方。

並未看到三仙門的弟子的身影,但他們也不敢貿然行動。

安聽蓮覺得葉凡就是在說謊,來到周玫身邊,說道:

“前輩,他可能在說謊,他在框咱們,如今他在咱們天照宗殺了這麼多人,若是讓他離去,我天照宗的顏麵何存啊,而且已經結下了梁子,日後恐成大患。”

周玫盯著葉凡,隻見他神情淡定,並冇有絲毫慌張,眼神也冇有絲毫閃躲,問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