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劍勢如長虹,欲要劈開這昏沉的天空。

嗖!

人在原地上消失了,劍芒變幻無窮,看不清人影,隻看到天空之上的黑雲不斷被切割,被切得稀碎。

葉凡頭上的黑雲也被切碎,看似雜亂無章的劍芒縱橫肆意。

“劍斬南天門!”

葉凡不敢大意,此人絕對強,比之前的人都要強,這一手劍術之劍神塚左清秀都要強,蘊含的天地之力極為雄渾,有一種毀天滅地的威勢。

此人修為絕對在破命境之上,可能是窺玄境。

入聖之後是造極,再者為破命,然後是窺玄、再往後是破道……

武道境界劃分清晰,破命已經做到神魂不滅可重塑肉身複活,窺玄更是達到一個新高度,窺視天地玄機,勘測世界法則,對於天地的力量的運用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強度。

周玫這一劍,蘊含著恐怖的力量,隱約間摻雜著法則之力。

鏘!

人們看不清戰況。

聽到一聲清脆的撞擊,星火激射,看到了光芒在黑雲中閃爍。

以此為中心,朝著四周激盪出雄渾的氣浪,一層還比一層高,宛若深海狂潮,將黑雲撥開,雲層之上的陽光照射進來。

“怎麼樣了?”

下方圍觀的人很激動,很期待,目不轉睛。

“太快了,看不清!”

“這戰鬥餘波,連雲層都被撥開了,好強啊!”

“冇想到九下宗居然誕生這般強大的人,可以和大護法抗衡這麼久。”

兩人打得難捨難分,一時之間難以分勝負。

“劍主,那位葉宗主情況如何?”洪慶看不清戰況,他感覺到自己和宗主的差距越來越大,大到他看不清宗主的戰況,滿臉的擔憂,忍不住問道。

青竹劍主也很震撼,冇想到葉凡成長這麼快。

如今的他恐怕已經遠超左清秀了,他這段時間究竟在哪裡得到了機緣,有這麼大的提升。

“這位葉宗主很強,和窺玄中期的周玫連過數百招,依舊不落下風,甚至隱約能夠壓製。”他裝模做樣的點評,餘光瞥了一眼旁邊的人,道:

“李興安,你認為他的師門會是哪裡?”

李興安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這有點難猜,他的劍術我好像在哪裡見過,但又不是很確定,不過他是一名修仙者,要論修仙者,三仙門最多,當然,也會有一些隱世宗門有那麼幾個。”

“按理說,他年紀輕輕便有這般實力,應該早就名揚武道界纔對啊,為何我從未聽聞,難道他是被秘密培養,最近才放出來的?”

六上宗自視過高,不關注下麵宗門的事,自然也就不知道葉凡的大名。

青竹劍主又說道:“此人就算不是三仙門的人,也是來曆不凡,若是他死在這兒,恐怕對天照宗來說也是一樁麻煩事,修仙者中有一些還是比較恐怖的,若是跟那些人有關,那天照宗豈不危矣?”

李興安點了點頭,道:“周玫應該也明白這個道理的,她不會下殺手,隻要人不死,傷殘了點,相信對方師門也不會太怪罪,青竹劍主,你們劍神塚接觸三仙門更多一些,你覺得他是不是三仙門的人?”

青竹劍主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“我認識他!”

“……你認識他?”李興安詫異了。

“是的,你估計是冇關注九下宗的事,還有最近現世的那個遺址的事,我有關注過,他是北鬥宗宗主,在九下宗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一個人。”

“青竹劍主,你對他的背景冇有瞭解?你之前應該查過一些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