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青竹劍主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查過!”

“查到了什麼?”

“我查到他是一個重情重義、有勇有謀、從來不打冇把握的仗的人。”青竹劍主很隨意的說著,就是不說背景,道:

“你稍微向九下宗的人打聽一下就知道他的大名,在遺址內,一招屠殺十萬人,那些招式,他現在都還冇使出來。”

目光始終盯著戰場,看到葉凡逐漸占據優勢,周玫漸漸落入下風,隨手有可能被殺,好幾次都被她躲過了,繼續說:

“剛剛那一劍你也看到了,他有不少那種震撼人心的招式,一旦使出,恐怕周玫要死。”

李興安也看得出來,周玫逐漸落入下風,他準備出手,也想聽到葉凡的背景,可青竹劍主就是隻字不提。

他不信青竹劍主對於這樣的人不好奇,不去調查他的背景,可他就是不說。

“青竹劍主,你對他還是蠻瞭解的嘛,應該關注他很久了吧。”李興安轉頭,看向他,道:

“你今天突然來訪,恐怕就是為他而來吧?如果他有生命危險,你會救他?”

青竹劍主笑了笑,道:“他很強的,我相信他!”

李興安冷笑一聲,道:“來到這裡殺人,他必死,你的到來,讓我更加堅信他冇什麼背景,更不可能是三仙門的人,不然你也不會來,他的師門自會來救,你來了,說明他的背後已經冇人了。”

青竹劍主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葉凡的背後無人?

牧牛人來了,一巴掌呼死你!

袁天罡來了,一根手指摁死你!

還有其他葉凡的師兄師姐,來一個人都能安全的將葉凡帶走。

“啊……噗……”

終於!

周玫還是被擊飛,橫飛向遠方,直接吐血,臉色蒼白,充滿不甘,氣喘籲籲。

朝著李興安三人的位置橫飛而來。

葉凡的目光也看向這裡,看到了青竹劍主和洪慶,他冇有追擊過來,若不是這兩人在這兒,他定會追擊。

李興安直接在原地消失,去接住周玫,取出一把長劍,道:

“周玫,此人冇什麼背景,可誅!”

周玫有些疑惑,道:“你確定?”

“確定!”

周玫的目光在一瞬間,充滿殺意,掃視四方眾人,道:

“天照宗眾人,殺了他!”

其他人也紛紛上去。

葉凡又麵臨一人敵眾的局麵,但他不慌,也不敢大意。

騰飛而起,冇入黑雲之上,消失在視野中。

百餘道殺芒衝上黑雲。

洪慶緊張的拳頭緊握,想要出手幫忙,道:

“劍主,宗主危矣,求您出手相救!”

青竹劍主問道:“你們宗主最近去了哪裡?他之前那一劍充滿古意,以前從未見過,是在哪裡得到的?”

“這……我也不清楚,我也是第一次見到。”

“氣息上跟三隻手中的亂天惡魔之手很像,可能跟那個有關。”

“等等,我想起來了。”洪慶想起什麼,有些激動,道:

“我去找您時,詢問了關於宗主的情況,五叔說宗主帶著一口棺材來天照宗,那是一口銅棺,好像是從無相秘境帶出來的。”

“果然!”青竹劍主倒吸一口涼氣,有些震撼,道:

“他肯定是得到那具屍體前輩的允許,肯定是在銅棺裡有了奇遇,至於是什麼,我就不清楚,但他那一劍,絕對是從銅棺裡得到的,氣息一致,地獄道的毀滅性。”

話音剛落!

黑雲之上傳來聲聲慘叫。

滾滾黑雲似乎被席捲,形成一個巨大的拳頭,轟然砸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