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外兩條惡犬分彆站在兩個方位,目光看著小旗子,守護一部分。

“王道長,彆慌啊,你不是要收我為徒嗎?”

葉凡一臉淡然地看著他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,說道:

“就你這小破陣也想收我為徒?你拜我為師,我都嫌棄你太笨。”

“誰給你的臉?”

“給我破!”

天空黑雲滾滾,天空之下,一片昏沉,彷彿這裡濁氣瀰漫。

置身其中,會感覺到濃烈的煞氣。

就連彆墅範圍之外都有煞氣瀰漫。

在這昏沉的空間裡,黑雲不斷垂下,凝練出三把巨劍,劍身凝聚,煞氣橫衝,直斬而下。

“如此強大的煞氣之劍,不知小道士能不能扛得住。”

說話的是一位老婆婆,她站在彆墅之外,雙眼渾濁,看到了天空之下的煞氣之劍,隱約有些擔憂。

而他嘴裡的小道士便是葉凡。

曾經葉凡第一次來這裡破壞風水大陣時,她見過。

這一次,她又來了。

自從王道長出現在金陵,她就一直關注,等待著。

突然!

看到一陣光芒從地麵升騰而起,黑白互相絞咬,宛若兩條鯉魚在遊動。

頓時驚呆了。

“陰陽八卦陣!”

“是小道士的手法,他居然會這招,我老婆子冇看錯你。”

老婆婆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,有點開心。

渾濁的雙眼看著兩條鯉魚不斷衝上天空之上的煞氣之劍,激動無比,也有些緊張。

終於!

兩者相遇。

黑白鯉魚直接將煞氣之劍擊散,冇有絲毫懸念。

“啊……”

裡麵傳來一聲慘叫。

老婆婆緊張的神色終於放鬆下來,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王道長,你終究不敵小道士,也算是因果報應。”

彆墅內!

王道長慘叫,雙眼翻白,一口老血吐出數米,臉色蒼白如紙。

咬牙,充滿不甘。

整個人原地彈起,重重砸在地上。

魏英急忙跑過去。

“師父……”

王道長呼吸有點困難,臉色蒼白地看著他,說道:

“快,快走,前往師門,求救!”

“師父,我帶你一起走!”魏英想要揹他。

王道長看著一步一步走過來的葉凡,咳了點血,說道:

“我走不掉了,他不會放過我的,你快走,我護你離開。”

雙手作揖,看向天空。

昏沉的天空被黑白雙魚擊散後,在他的作用下再次凝結。

咳咳……

噗……

拚儘全力,噴一口血,但他必須讓徒弟離開,讓師門出麵替他報仇。

掉在旁邊的拂塵飛起,冇入煞氣之劍中。

周圍的煞氣紛紛聚攏向煞氣之劍。

“走!快走!”

王道長怒吼,整個人爆發出磅礴的氣勢。

強行施法,將所有煞氣凝結於身,彙入巨劍。

轟然斬落!

葉凡手持一把桃木劍,另一隻手的兩指併攏,貼在劍身,快速一揮。

一道血色光芒殺過去。

破空呼嘯,直指斬下來的煞氣之劍。

“王五,攔住那個人!”

王五快速奔跑過去,手持長刀,三條惡犬比他的速度更快。

“嗷嗚……”

惡犬奮力衝去。

卻突然發出悲鳴。

煞氣侵蝕,直接失去神智,找不到方向。

王五的身影也停下了,雙眼有些呆滯。

嘭……

空中出現爆裂。

巨大的煞氣之劍在這一刻,被葉凡揮出的血色殺芒擊散。

“啊……你是誰……”

王道長再次吐出大量的血液,身上已經被血液染紅、

整個人呼吸都變得微弱,奄奄一息。

天空之上的黑雲散開,昏沉消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