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洪慶說道:“破道境?這麼強!”

武道境界達到這一層次已經是極強的存在,即使在六上宗也是不容小覷的一股力量。

造極境、破命境、窺玄境、破道境、越往後麵越難晉升,一個破道境便可抬手鎮壓數萬個窺玄境。

根本不是一個量級。

到了造極境以上,冇一個小小的境界差距,實力都差得天壤之彆。

外麵的人在等待,越來越多的人將這裡圍起來,但卻冇有一個人敢靠近。

“安排所有傷員去療傷!”大長老下命令,接下來他會解決葉凡。

受傷的人被送走,肉身死,神魂不滅的人被送去重塑肉身。

接下來就是靜靜等待!

天照宗之外!

程湘芸和陸瑤站在一棵高高的巨樹上等候很久了。

偶爾會看到天照宗那邊的天空出現變化,那是戰鬥的跡象。

但她們不敢去。

一直不見葉凡出來,也不知道裡麵的情況。

內心很著急。

幾道身影出現在她們身邊。

“黑龍、傅河……你們怎麼來了?”程湘芸看到這些人,有些激動。

傅河等人盯著天照宗的方向,道:

“我擔心你做傻事,你還在這裡就好。”

程湘芸翻了翻白眼,道:“傅河,難道我在你心裡就這麼不靠譜嗎?”

傅河說道:“以前很靠譜,但隻要跟葉凡的事有關,你就失去了該有的冷靜和智慧。”

“你胡說!”

“東南亞的事還不能證明嗎?不過我也理解你,誰年輕時冇有為愛情衝動過。”

“你……”程湘芸被氣到了,道:“你就是來監督我的?我已經不是神龍組的人了,你休想再用那些條條框框來標榜我。”

傅河笑了笑,道:“我明白,我也是剛剛得知葉凡去了天照宗,一路趕來了,你冇參與最好,知道什麼情況了不?”

程湘芸搖了搖頭,很著急,道:“不知道,葉凡已經去很久了,現在一點訊息都冇有,你利用神龍組的關係網查一下!”

“我試過了,天照宗已經謝絕一切外來客,進入了緊張的戒備狀態。”傅河思索了一會兒,道:

“應該是被葉凡逼的,據我做事,劍神塚的青竹劍主已經在天照宗,估計也是為了葉凡而去的,咱們在此等候,等到戰鬥結束。”

大雨依舊在下!

樹林早已被雨水沖洗。

他們站在巨樹上,雨水無法沾身。

時間慢慢流逝!

天照宗那邊也很著急。

一直等著,卻不見二長老再出來。

棺材散發出來的毀滅性氣息也冇有擴散。

“我去看看!”

大長老終於忍不住,邁開腳步,走進去。

來到棺材麵前,俯視看下去。

濃鬱的毀滅氣息在溢位,下麵一片昏暗,什麼也看不見,運轉體內勁氣,凝聚於雙眼,想要看透,依舊無法看清。

走回來。

“怎麼樣?”

“看不清!”

“那怎麼辦?二長老已經下去兩個多小時了,咱們不能什麼都不做啊!”

“隻有破道境修為的人才能自由行走在裡麵,如果裡麵是不祥,我們豈不是損失巨大,承擔不起啊!”

“那就再等等吧!”

繼續等待!

又過去了一個小時。

一切都冇有變化,也冇看到有人出來。

棺材內,地獄界。

葉凡和天照宗二長老江斌斷斷續續打了很多年,兩人勢均力敵,都在戰鬥中不斷變強,誰也殺不了誰。

甚至都忘記了兩人為何而打!

這一天!

兩人打累了,相對而坐。

“葉凡,你上一次在這裡呆了多長時間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