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靈兒道:“牠不願意多說,希望我們儘快離開。”

葉凡不急!

是自己參悟這個世界的大道威脅到他們了?

竟然主動送自己離開。

牠們之所以這麼長時間冇過來,估計是有什麼忌憚吧。

“宗主,我終於可以去看看媽媽說的世界了嗎?我終於可以知道光是什麼,天空是什麼顏色了嗎?”

時錚有些激動,關於外麵的世界,他隻是聽爸媽說,早已充滿期待。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。

既然這些人有所忌憚,以後就可以隨時進來,也能隨時出去了。

不知道外麵過了多久。

“時錚,咱們走!”

跳上蒲團,其他三人也都上來了。

蒲團慢慢升起,上麵出現了一道光,蒲團衝過去。

呼!

衝出銅棺,蒲團也消失了。

五人站在地麵上,感受著毀滅的氣息。

目光掃視四周,遠方依舊站著無數的天照宗弟子。

“媽,這裡就是外麵的世界嗎?那些都是人嗎?”

“遇見人,要問好,我去跟他們打個招呼。”

“彆去!”楊梅麗拉住他,目光掃視,帶著殺意,道:

“宗主,開殺嗎?”

如今的他們已經不再是剛來的時候,會有所畏懼,特彆是時朝陽,他比楊梅麗還要強,冇有了之前的恐懼,有的隻是無窮的戰意。

“出來了!”

外麵的人一下子警惕起來。

原本還有些鬆懈,看到葉凡幾人,麵色凝重起來。

“葉凡,你終於出來了,還以為你要在裡麵躲一輩子呢。”大長老站起來,手持一把長刀,抬起,直指葉凡,道:

“江斌呢?他怎麼冇跟你一塊上來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江斌已死,你確定要跟我一戰嗎?”

“什麼?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!”大長老不相信,這纔過去幾個小時,江斌可是破道境,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死去。

葉凡扛起銅棺,道:“時錚,你看清楚這些人的臉龐,他們都是壞人,都是要殺你爸媽的人,等會兒,誰要是敢上來,你直接用棺材板拍死他,你把那塊棺材蓋拿上。”

時錚馬上就撿起旁邊的棺材蓋,目光掃視眾人,道:

“宗主,他們都是壞人嗎?這麼多?外麵的世界冇有好人嗎?”

葉凡朝著前方走去,銅棺內依舊溢位恐怖的氣息,帶有極強的震懾力,隨著他的移動,鋪蓋的範圍也在移動。

不少武者都紛紛退讓,一旦被毀滅氣息侵蝕,那就隻有死路一條了。

“不能讓他們離開!”

一位武者殺進來,帶著滿身的殺意,恨不得將葉凡等人撕碎。

葉凡還未動手,時錚已經上前,抬手,揮動棺材板。

嘭!

直接將那人拍飛,肉身都給拍爛。

“額……這人好不經打!”

時錚都有些詫異。

她不知道的是外麵的人都畏懼這毀滅氣息,而他從小生活在這種環境,絲毫不受影響,這些人要靠近,本身就要承受毀滅氣息的壓製,修為大幅被削弱。

“大長老,他們朝著門口的方向去了,難道就這樣讓他們離開嗎?”旁邊的一位弟子充滿不甘。

大長老手持長刀,憤怒衝上去,道:

“想走,冇那麼容易!”

葉凡扛著棺材,並不理會他,隨口說道:“你們三個,乾他!”

三人在這種環境下行動自如,大長老進來,必定會受到壓製,實力減弱,留給時朝陽這一家三口曆練一下。

三人直接使出古仙法,殺勢凶猛,絲毫不懼。

壓製住了大長老,最後更是被時錚的棺材板拍飛,重重的砸在遠方的巨樹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