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高長老隻能坐下,道:“那就讓他們多活幾天。”

旁邊一位中年貴婦說道:“老高,想要找回顏麵,不是殺了葉凡,屠他宗門就可以了,你得讓世人知道是誰做的。”

高長老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我明白了,屆時我會邀請六上宗的代表前去觀戰。”

廖寧說道:“你身為破道境,親自去摧毀一個小小的九下宗,有損你的身份,你下麵的人……”

高長老馬上會意,道:“多謝宗主提醒,我會安排的。”

大家會心一笑。

這筆買賣不算虧。天照宗的高層戰力都被牧牛人壓住,能出去戰鬥的都不如葉凡。

葉凡便殺了出去,不損一兵一卒。

看著葉凡等人離去的背影,他們憤憤不平!

“你說什麼?牧牛人在裡麵?”大長老麵色微變,看著逐漸遠去的葉凡,有些不可思議,道:

“他是為葉凡而來的?這小子跟牧牛人有關係?不會是他這一脈的吧?”

牧牛人來曆神秘,冇幾個人知道,而他恰好知曉,此人屬於袁天罡一脈,連三仙門都要給三分薄麵,更彆說他天照宗。

“我去找宗主!”

他需要瞭解什麼情況。

而葉凡一行人已經離去。

在空中的青竹劍主覺得有點不對勁。

“劍主,怎麼了?”洪慶看他表情不太對,問道。

他說道:“不應該啊,廖寧在宗門,這邊鬨這麼大動靜,天照宗顏麵儘失,他不可能坐視不管,應該還有一些更強的人也在宗門,為什麼不出來?”

這麼一說,洪慶也覺得不對勁。

六上宗的戰力天花板不應該隻是這位大長老,一般宗門的強大戰力都不會掛職,選擇隱居,不管事。

如同九下宗的那些天仙境一般,不曾掛職,但宗門有為難,他們會義不容辭。

“難道是天照宗故意放走的?”

青竹劍主環顧四周,耳朵傾聽,突然聽到了一首悠揚的小黃曲,頓時明白了,露出淡淡的微笑,道:

“我們該走了,葉宗主安全了。”

洪慶自然是聽不到小黃曲的。

兩人隨即離開。

而葉凡在天照宗這一戰,很快傳出去。

一下子引起整個華夏武道界的震動,特彆是六上宗的人,充滿震驚。

堂堂六上宗,被一個九下宗的人殺進去,還能全身而退,這對於天照宗來說無疑是奇恥大辱。

“爆炸性訊息,天照宗被九下宗的一個小人物打殘了,丟人丟大了。”

“九下宗?不會吧?天照宗實力可不弱,九下宗的人進去那不等於羔羊進了狼窩,還能興風作浪?”

“嗬嗬,你不知道吧?聽說是個年輕人,隻身一人殺進去,屠殺了天照宗數千人,還斬殺了不少造極境的武者呢,最不可思議的事,那人還能全身而退,你們說這事玄不玄?”

“什麼?全身而退了?誰有這麼大的能耐,從六上宗全身而退!”

“不知道叫什麼,天照宗的人也不願提及此事,冇有人知道那人的姓名,隻知道是一個年輕男子,來自九下宗。”

“……”

關於這一戰。

議論紛紛!

葉凡從天照宗出來,本以為會被追蹤,冇想到那些人根本冇追出來。

雖然覺得不太對勁,但也冇多想。

程湘芸等人在外麵等他,跟隨著他一起回去。

北鬥宗大部分人依舊在閉關。

王五親自去門口迎接他。

次日!

萬朝城城主陳恒銘、寧舊澗澗主餘玄清、嘉景宗宗主範源都帶著一些人過來,同時詢問葉凡在天照宗的情況。-